宋徽宗撕毁与辽的“百年和约”,只为收复燕云十六州吗
知之

宋徽宗撕毁与辽的“百年和约”,只为收复燕云十六州吗

2020年08月05日 14:14:28
来源:凤凰网知之 作者:历史大学堂

提及“燕云十六州”,那绝对是大宋王朝的一个巨大痛点。

众所周知,“燕云十六州”这个北方天然的地理屏障,从大宋王朝建立之初就被北方大辽王朝所控制。这对于大宋王朝来说,犹如头悬利剑一般,随时都有亡国之危险。为此,大宋王朝开国之初的三位帝王(太祖、太宗和真宗)都不同程度地就围绕着收复“燕云十六州”与大辽王朝发生过军事冲突,都未能如愿收复。不过还好,终于在真宗一朝宋辽双方都疲于战事而达成和解,史称“澶渊之盟”。

随后,宋仁宗执政时期,更是以宽容与怀柔,深深感动同时期执政的辽国皇帝,两国成为兄弟之国,为两国之后百年和平奠定了夯实基础。

上图_ 澶渊之盟

上图_ 澶渊之盟

上图_ 辽、北宋时期

上图_ 辽、北宋时期

然而,这宋辽“兄弟般”的友谊,却在宋徽宗执政时期被打破。而且,首先划破宁静的和平并不是军事上更加强悍的大辽,而是一直以孱弱为主基调的大宋。宋徽宗之所以要主动与辽国决裂,还确系要干一件很刚的事,而且决定帝朝命运的大事儿——收复了“燕云十六州”,并且“成功”地收复了“山前七州”,完成了先祖们梦寐以求之成就。

宋徽宗竟然会有如此胆识与过人能力?

说到宋徽宗,后人通常的第一印象就是,亡国之下的卑躬屈膝与苟延残喘,其次就是他那绝冠历代帝王的文艺成就,再次就是他为了满足个人喜好而搜刮民财的败家所为。如当年宋哲宗丞相章惇,对时为亲王的宋徽宗评价“轻佻不可以君天下”一般,这位“轻佻”的一生的君王,有收复“燕云十六州”这般的凌云壮志,确实难以置信。

上图_ 燕云十六州

上图_ 燕云十六州

那么究竟是什么给了这位颇有艺术细胞的帝王如此之大的决心与信心呢?这就要结合当时大宋王朝内外两大方面之情况,来加以分析与研讨了。

先来说宋朝内部。从当时的王朝内部统治情况来看,促成收复北方领土的大事件主要有两方面原因,或者说有两个主要因素:

其一,激进主战派占据绝对上风

自从宋神宗开启“熙宁变法”,宋王朝的党派之争就此拉开序幕,仁宗朝相对和气的朝风一去不复返。由于神宗皇帝英年早逝,权柄又几度更迭,而政治方向更是忽左忽右,这无疑加速了朝野党派之争的恶化。从早期的政见不一,相互排挤,逐渐演变为后来的无底线不分是非,仅以要致对方于死地为根本目的,朝野风气每况愈下。

而到了北宋末期,也就是徽宗执政时期,更因任用奸佞,更朝野上下一片乌烟瘴气。由于保守派的单纯道德说教,因毫无实际操作可为,而被彻底摒弃。而改革派也早已失去了刚柔并济的耐性,成为刚性的激进和好战。这些人在给王朝带来了连绵征战的同时,更将王朝的财政状况带入了困境。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蔡京与童贯。

上图_ 蔡京(1047年2月14日-1126年8月11日),字元长,北宋宰相、书法家

上图_ 蔡京(1047年2月14日-1126年8月11日),字元长,北宋宰相、书法家

蔡京的上位并且掌握朝政实权,就是因为能敛财,也更能为皇帝个人敛财。如前文提及,宋徽宗个人爱好广泛并且颇有造诣。但是要知道,走艺术线路是要烧钱的,因此蔡京就抓住了满足皇帝个人私欲的机遇,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在中饱私囊的同时,更成为了国家“栋梁”。

而童贯乃宦官出身,因为监军之职而指挥军队,在对阵西夏个别战役取得胜利而名声大噪。要知道,北宋朝野对军事上的胜利简直就是极度渴望。因此“颇有军事才能”的童贯就成为了王朝实际上的军事统帅。而战争相对于搞艺术更是一件烧钱的事儿,但是对于激进主战派而言,战争是自己谋得功绩而加官进爵的捷径,因此一定要大搞特搞。至于钱,不是他们考虑的事儿。

上图_ 宋徽宗赏赐给童贯的《小楷千字文》

上图_ 宋徽宗赏赐给童贯的《小楷千字文》

其二,民怨四起,妄图转移国内危机

北宋政府面对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解决方案就是简单粗暴地对人民的横征暴敛,其必然导致民怨四起,反朝廷武装遍地滋生,南方方腊起义就是例证之一。面对国内岌岌可危的不利局势,北宋当权派们并没有想方设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是想了一个浑招,通过对外矛盾而转移国内民众视线,从而一定程度上缓解国内人民对朝廷的不满情绪。

于是乎,就有了收复“燕云十六州”的伟大构想。因为没有什么还能比造成这项伟业,更能够振奋人心。

但收复“燕云十六州”谈何容易?

就在北宋一筹莫展不知如何下手的时候,外部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这给了北宋收复失地的“绝佳机会”。

上图_ 完颜阿骨打(1068年8月1日—1123年9月19日),汉名完颜旻

上图_ 完颜阿骨打(1068年8月1日—1123年9月19日),汉名完颜旻

说完宋朝内部,再看外部情况。大辽王朝建国百余年,太久的承平盛世,让辽国人早已经失掉了原本契丹民族应有的战斗力。再加之末代皇帝天祚皇帝,能力平庸且贪图享乐而玩物丧志,致使大辽王朝国力急剧下滑。而就在此时,关外白山黑水之间的一支强悍民族部落对大辽王朝发起了致命的冲击,这就是女真部落,后来建立了大金王朝。部落首领名曰完颜阿骨打,也就是日后的金太祖皇帝。

这完颜阿骨打究竟有多强悍呢?他敢于仅凭几千人马,以反抗辽国压迫为名起兵反辽。而且仅历时不足两年时间,就攻陷辽国东京(今辽宁省辽阳市),将关外东北领土据为己有。

上图_ 金辽战争

上图_ 金辽战争

大金王朝的迅速崛起,让宋朝人看到了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希望。而他们所谓的希望并不是趁辽国虚弱主动出击而收复失地,而是借助于外交和金钱(原本给辽国的岁币转给金国),企图让女真人成为自己的雇佣兵,帮助自己或者干脆说是替自己完成这项伟大的任务。

利益驱使,北宋王朝率先派出使臣,主动与建国不久的大金王朝接洽,商讨共同伐辽大计。而金国方面虽然凭借一时之勇占据大片领土,但是实力上尚不足以一口吃掉大辽,另外经济基础薄弱的金国人,更急需北宋的经济支持。因此在双方获益的大前提下达成共识。宋徽宗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宋金双方签订“海上之盟”,宋金合作正式启动。

上图_ 赵佶(1082—1135),即宋徽宗

上图_ 赵佶(1082—1135),即宋徽宗

事后证明,北宋王朝这绝对是一招昏棋,如同引狼入室,玩火自焚。其实,当时北宋朝廷并不是没有反对“联金抗辽”的声音,有些头脑相对清楚之士就提出过,辽国与大宋和好百年,并且文明程度相对较高,有这样的北方邻居更能够帮助我们抵御北方民族入侵。

而女真金朝,并非开化民族且能征好战,这相对于辽国更加不好控制,一旦这样的国家雄据北方,对大宋而言岂不是更加危险?一针见血地指出来其中的弊端。

但是,北宋君臣此时已经无暇顾及这看似虚无缥缈的隐患了,他们急需要收复“燕云十六州”的这管“鸡血”,成为其吹捧和粉饰这末路盛世的资本,幼稚地认为王朝统治危机就此烟消云散。掩耳盗铃和利令智昏的结果,就是自取灭亡。

真是应了那句流行语“上帝要让其灭亡,必将让其先疯狂”。

文:王金百

参考资料:

【1】《三朝北盟会编》 宋-徐梦莘/著

【2】《续资治通鉴长编》 宋-李焘/著

【3】《汴京之围》 郭建龙/著 天地出版社

清朝宫廷最高规格的“满汉全席”,到底是怎样的宴席

#推荐#

著名清史专家李寅主讲,知名艺术家艾宝良领读,以清代帝王陵寝为核心,讲解帝王生前身后的悬疑事件、妃嫔陵寝故事、清陵盗宝案、陵墓构造和风水堪舆学等内容。

清朝宫廷最高规格的“满汉全席”,到底是怎样的宴席

扫描下图二维码,关注公众号【知之Known】,点击底部导航栏【全部课程】,在【我的】页面即可找到已购课程,方便后续收听~

清朝宫廷最高规格的“满汉全席”,到底是怎样的宴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