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贫困、最混乱、最不为人关注”的非洲,难上加难
知之

最贫困、最混乱、最不为人关注”的非洲,难上加难

2020年08月25日 15:00:36
来源:凤凰网知之 作者:地球知识局

尽管有无数人高呼非洲将是本世纪的希望大陆,但如今非洲依旧是地球上最贫困、最混乱、最不为人关注的大陆。

新型冠状病毒从开始传播以来,从亚洲到欧洲再到美洲的主要国家纷纷沦陷,反而非洲的确诊病例数相对较低,这与非洲医疗资源匮乏的印象似乎相悖。

其实以非洲的人口算日增也很高了

但美国印度日增数万的规模

可能无形中影响了人们脑中的标准(奈及利亚应为尼日利亚)

(图片:wikipedia)▼

确诊人数较低有疫情爆发晚、检测能力较低等原因,有的人认为其实际病例被大大低估,有的人认为此时正是爆发的起点,但无论数字高低,疫情引发的经济社会问题可能才是非洲真正的软肋。

非洲的疫情中心

新冠传播到今天,其重灾区分布呈现出明显特点:发达国家的中心城市为最严重区域,由于交通便利、国际间人流物流频繁、城市人口密度大、聚集性场所多,病毒一旦在早期流入便难以控制。加之快速提高的检测能力,病例也就以爆发之势增长。

美国是个典型例子,东西海岸大都市大规模爆发

以东海岸的纽约、新泽西最严重

现在内陆各大城市的增速则更快

(美国四月底疫情大致状况)▼

非洲大陆目前虽没有发达国家,但也出现了个别人口规模巨大的城市,由于非洲基础设施比较落后,缺少国际机场,国际航班也较少,在疫情中也算因祸得福,若能严控其有限的外部输入通道,在早期遏制疫情是可能的。

例如开罗、拉各斯这样的人口巨城

由于人口密集且普遍贫穷

一旦蔓延开来便不堪设想

(开罗卫星图,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然而外部输入终究没有挡住,最靠近欧洲的北非国家率先爆发,如今疫情遍布非洲大陆,最严重的几个国家如:南非、埃及、尼日利亚等。

这些非洲“疫情中心”已经积累了数万、数十万的确诊病例,主要影响因素可能有输入和传播时间、人口尤其大城市人口规模、卫生部门检测能力等。

地中海沿岸的埃及从三月份就开始出现病例,五月达到新增确诊的峰值,一度日增超过两千人,死亡率更是高达4%,如今确诊病例已经接近十万。现在新增确诊刚有所回落,埃及便努力促进旅游业的复工复产,这也是埃及经济迫不得已的选择。

红海岸边阳光沙滩,可惜没有游客

(图片:Maximumm / Shutterstock)▼

埃及在阿拉伯之春后经济长期停滞,在政治局势稳定后,年均GDP增速稳定上升,旅游业对经济的推动作用明显,占GDP比例高达12%。

世界经济繁荣也带动了埃及旅游业的繁荣,但疫情爆发时,过度依赖旅游业的弊端也显而易见,这12%的GDP仿佛被判了死刑,背后则是接近10%的就业岗位。即使冒着疫情二次爆发的危险,埃及也不得不出台一系列政策支持旅游业并积极吸引国际游客。

埃及开始逐渐放开对国际航班的限制

不过机场待客的导游还是没生意的状态

这10%的就业一旦断炊,可能出现严重的社会问题

(图片:iraua / Shutterstock)▼

非洲南端的南非,早在仅有400人确诊时就严格执行了封锁政策,总统还多次在电视上呼吁戴口罩。但或许是因为与欧美国家过从甚密的关系,南非确诊人数远高于埃及,已经超过50万人,位列世界第五,疫情中心豪登省则是南非人口最集中,经济最发达的地区。

南非从3月下旬开始实行封锁

只允许保障生活物资的行业正常运转

(图片:Micha Serraf / Shutterstock)▼

但是南非报告的死亡病例仅有不到一万人,死亡率在确诊前十的国家中最低。低死亡率的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南非的年龄中位数不到26岁,年轻人确诊后比体弱且普遍存在慢性病的老年人,熬过疫情的可能性更高。另一种解释则是,官方数据低估了死亡率,统计数据并不完整。

因此世界卫生组织发出了警告,认为南非的疫情可能仅仅是非洲其他地区的前奏。

虽然可能有低估

但可能也有高估(相比其他非洲国家)

南非50W+确诊可能和检测能力强有关

(图片:Mukurukuru Media / Shutterstock)▼

强国疫情更严重的悖论

非洲强国尚且如此,弱国的防疫情况更加难以预料,虽然WTO认为非洲大陆疫情的测试是准确的,但是外界对此质疑颇多,毕竟各国之间检测能力差距巨大。

非洲的平均受教育程度较低

且很多人长期处于为了生存无视法纪的状态

疫情来临,防疫政策的实施中也处处受阻

(图片:Mukurukuru Media / Shutterstock)▼

整体上,官员感染率高是非洲疫情的一大特点,布隆迪、几内亚、尼日利亚、南非、津巴布韦等国都有高官确诊,南苏丹甚至先后有三名副总统确诊。

一方面,高官因工作原因更可能前往疫区或接触到输入型病例,确实是高危人群。但另一方面,虽然非洲大陆普遍贫穷,但是高官的医疗保健水平是远超常人的,在相对的严防死守中,新冠已经打入政府核心层,这些国家疫情的实际情况可能远比检出量要严重得多。

有检测也就有治疗

而大部分民众不仅没有被救治的机会

可能连被检测的机会都没有

(图片:https://www.voanews.com/)▼

非洲国家试剂盒往往需要进口,经济因素很大程度影响了检测率,医疗设施的紧缺也让防疫面临很大压力。一旦南非的疫情溢出,非洲就可能出现确诊人数的激增,那就真的得靠群体免疫了,连拉平曲线的可能性都没有。

现实是连口罩都没有

除去经济因素,非洲大多地区的医疗水平也不能支持大量试剂盒的检测工作

(图片:Studyinrwanda /Wikipedia)▼

不过,非洲相较于其他大洲,也具有一定防疫优势。

目前国际航班早已代替轮船,成为国际间交通方式的主流。然而根据国际航协在2018年发布的数据,非洲仅占世界航空业市场份额的2%,这背后是非洲缺少国际机场与国际航班的现实。而且非洲重要的机场集中于北非地区和南非,广大非洲腹地因为经济落后,政治影响力弱,国际航班更少,病例输入概率低。

摩洛哥卡萨布兰卡机场停掉了大多数航班

(图片:Laura Sanders / wikipedia)▼

输入概率低意味着疫情爆发时间晚,众多非洲国家在出现最早的病例时已是3、4月,他国已经积累了大量防疫经验可供参考。非洲各国政府因此快速响应,做出了封锁边境、封城的举措。即使各国基层公务员执行能力有限,在机场避免输入病例也可以大大降低疫情爆发的烈度。

其实除了控制机场

还要控制好与相邻国的过境点

(哈马斯在拉法过境点进行管控)

(图片:Abed Rahim Khatib / Shutterstock)▼

逐渐复苏的国际合作也分担了非洲的部分压力。非洲疫情爆发时,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已经迎来拐点,开始推广经验协助其他国家。随着医疗物资产能快速增加,中国向50多个非洲国家交付了大量医疗物资,还有近50支医疗队参与当地抗疫。国际组织如无国界医生也利用自己在非洲的医疗机构救治病人,与当地分享防疫经验,培训当地医生,大大延缓了病魔前进的步伐。

国际社会向制造业薄弱的非洲援助了药品设备等

希望能早日帮助这片大陆上的人也尽快渡过难关

(图片:IAEA Imagebank / wikipedia)▼

疫情远不是非洲的头号问题

WTO曾经预测非洲疫情最坏的情况,头一年就会造成4400万人确诊,19万人死亡。如今非洲疫情进入了一个关键时期,如果各国能严控边境,防止非洲内部相互大规模传播,或许可以避免如美国那样的爆发性增速,至少是将严重国家隔离开来。

埃及为防疫大规模清理街道

(图片:aleks333 / Shutterstock)▼

其实相比疫情本身,它与非洲固有问题结合带来的困难,才是最棘手的。

一,疫情有所缓解的埃及与埃塞俄比亚因为复兴大坝,目前又陷入到焦灼的水纠纷之中。两国对水资源的争夺已经持续多年,随着气候变化或许会愈演愈烈,而这种矛盾与疫情相叠加,使双方都很难在经济困境中做出让步。

复兴大坝对埃塞俄比亚的能源供给有重大意义

但蓄水时间会减少下游的河水供应量

这对于水深火热中的埃及同样难以接受▼

二,家暴本就是非洲国家的普遍顽疾,为了降低疫情封锁期间在家激情杀人和暴力犯罪,南非政府发布了禁酒令。因而在封锁期间,南非的谋杀案的确减少了63%,交通事故率也大大降低。但另一方面,禁酒伴随而生的私酒,也养活了犯罪组织并助长了腐败,这可能会在以后演化为长期问题。

除非是消毒剂,洗手液等酒精可以正常交易外

南非把其他酒类的销售,分配,运输都禁止了

面临大型公共卫生事件难免会有些非常规措施

(图片:Chadolfski / Shutterstock)▼

三、经济停摆造成大规模失业,助长了社会各阶层与各族群间的对立气氛。近期从津巴布韦到马里,新一轮以政府下台为目标的游行示威正在进行。公共卫生危机引发的政治矛盾在全球都很常见,而非洲经济更脆弱,导致的结果也更难预料。

经济繁荣的时候,做大蛋糕最重要

经济衰退的时候,分蛋糕最重要

(图片:Africanstar / Shutterstock)▼

例如刚果民主共和国东北部伊图里省的暴力冲突升级,当地的非政府组织观察到有妇女、儿童被枪击、刀砍的情况,冲突导致20万左右的民众逃离家园成为难民,而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已经有500万难民了。

刚果国内的难民等

已经占到了全球国内流离失所者人数的10%

周围国家的难民也还在大量涌入

疫情甚至都不是他们担心的事了,

水,食物才是最重要的

(图片:https://www.unhcr.org/)▼

这种疫病横行,继而社会秩序崩溃的景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宗教描绘的末世,现实越惨淡,就会有越多人转向精神寄托,极端主义也会假借宗教之名传播。

萨赫勒地区横行的圣战分子不是无水之萍,在疫情期间他们也没有终止活动,与之对抗的政府往往自身问题也很严重,不得民心。深受圣战分子之害的马里近期再次政局不稳,这一次代表新秩序的是一位伊玛目。

流浪者和难民的营地

往往是极端主义者最容易突破的地方

(图片:Africanstar / Shutterstock)▼

最后,今年因疫情原因,正常的农业生产受到冲击,而极端气候频发也进一步导致农作物减产,大国可以依靠科技、储备、贸易来维持粮价稳定,对于本来就需要粮食净流入,时常吃国际救济粮的非洲国家来说,情况会变得很严峻。仅仅苏丹一国,就有四分之一的人口(960万人)面临粮食短缺问题,有的农民陷入了一天只吃一顿饭,还是不得不吃掉来年种子的窘境。

即使度过了眼前的粮食危机

接下来也可能连续几年发生不同程度的饥荒

(图片:Africanstar / Shutterstock)▼

2020年对于世界各国来说都不容易,但同样的挑战对于不同国家的冲击完全不同。非洲国家长期积贫积弱,内部矛盾也盘根错节,疫情本身带来的伤害与固有问题相比甚至都不算什么,但是二者会互相影响。疫情可能真的会变成击垮当地政府和贫民的最后一击。

社会安全网不光是用来保护人的

也是保护社会本身的

(图片:Chadolfski / Shutterstock)▼

疫情和饥荒都会过去,但对于人类社会的长期影响,可能数年时间都难以看清全貌。

#好料上新,低至9块9#

课程一:《人性禁岛三部曲》

他被训练成了冷血无情的雇佣兵杀手,几经生死辗转,最终流落到一个贫穷泥泞的小镇。

为了忘却那段血泪,躲避追杀,他隐匿了自己曾被特训成杀人机器的经历,沉溺在小镇酒馆和女人的日子里。而为赚足花销,他每年都不得不出海去克罗泽群岛做毛皮干果贸易。

就在这次航海途中,为救助一个绑在船舱下的日本女人,而杀死几名恶徒。寡不敌众之下,他带着偷渡上船的十六岁未婚妻,和一个苦命的小女孩,被迫跳船逃生,漂落到了一座荒岛……

扫描下图二维码,倾听一男三女的荒岛求生录。

最贫困、最混乱、最不为人关注”的非洲,难上加难

课程二:《烈火群飞看三国》

我们自以为读懂了三国,但事实上,我们从未读懂。

我们从未读懂在张角的时代,神州儿女为什么会失去神的眷顾?蔡邕为什么要善待董卓这样的恶人?诸葛亮究竟从哪里借来的东风?关羽为什么能够在水面上行走,又为什么败走麦城?

《烈火群飞看三国》讲述了一些你们不曾听说的奥秘,如果你们有很好的好奇心,那么就请你们一起来跟听吧!

最贫困、最混乱、最不为人关注”的非洲,难上加难

课程三:《朕,知道了》

雍正几乎知道他的帝国发生的一切事情,甚至是边疆角落里的一声叹气。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后世,他变成历史上最被误解、谜团最多的皇帝;他统治的十三年,成为历史上最被低估的王朝。

与父亲康熙和儿子乾隆相比,雍正呈现出如此冲突、复杂、甚至混乱的个人风格和政治面貌。他从父亲手中接来看似盛世,却已千疮百孔的皇朝,他为儿子留下丰盈的国库,助其开创了一代乾隆盛世,然而他的癖好个性、继位的正当性、死亡的原因、治国风格和政治遗产,都充满了彼此对立的评价,缠绕着诸多疑问。

而他的内心世界,我们更是无从知晓。坊间翻案之作或野史传奇,已经太多,而本书毋宁引领你亲临历史的现场,用史景迁式的历史著述风格,再现“朕这样的汉子、这样的皇帝”的心理图景。

扫面图中二维码听,雍正就赤裸裸第站在我们的面前。

最贫困、最混乱、最不为人关注”的非洲,难上加难

课程四:《荆莹之道:20个场景教你经营爱情》

情感和婚姻,永远是老生常谈的话题。每个人都希望拥有幸福的婚姻和家庭,更希望找到真挚的爱情,但总有很多困扰让我们不知所措。

你是不是也遇到过这些问题:“爸妈天天逼婚,我该怎么做?怎么样才能把我的男神约出来?我不想相亲,难道是我心里有问题,就找不到男朋友吗?如何抵抗“心机婊”,怎么样分辨直男癌,他是“中央空调”还是“真暖男”。

因此,我们围绕以上原因,列举了20条大家在寻找恋爱中遇到的共性问题和场景,特邀85后新锐情感专家荆莹,以同龄人的视角,从”心“到”脑“的教你改变思维方式,跳出困惑。 如何化解这些?如何让自己成为人生赢家? 不是枯燥的学术讲座,也不是云里雾里的高谈论阔, 而是让你多元化看待事情,从而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 实实在在的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对不一样的人,出不一样的招。

扫描图中二维码,快来收听吧~

最贫困、最混乱、最不为人关注”的非洲,难上加难

扫描下图二维码,关注公众号【知之Known】,点击底部导航栏【全部课程】,在【我的】页面即可找到已购课程,方便后续收听~

古装剧演的伸冤桥段在历史上真的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