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药,害惨了非洲人
知之

假药,害惨了非洲人

2020年07月14日 14:31:57
来源:凤凰网知之 作者:地球知识局

2020年1月18日,在多哥共和国首都洛美市中心某地,一些中年男子和中年妇女正在兜售一次性医疗用品及各种药品。

他们手中药品的包装,在日光下看起来破破烂烂,有的边角都裂开了,甚至有些药的盒面连生产日期或批号也没有。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绝非正规药品,但卖主身边依旧有不少人围观询价。相比之下,不远处正在营业的药店却仿佛无人问津。

讽刺的是,也是在这天,在离这些假药贩子几公里的地方,一些非洲领导人正在开会,开会的目的是探讨如何解决非洲假药泛滥的问题……

假药天堂

假药是指含有很少或不含所述有效成分的药物,有的假药甚至含有对健康有风险的替代成分或乱七八糟的添加物。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球售出的所有药品中,约有10%至15%是假药,估计全世界有128个国家受到伪造药品的影响。

虽然各类假货充斥生活的方方面面

但药品毕竟关乎人的生命健康

假药泛滥的危害不堪设想

(图片:africanews/ YouTube)▼

假药市场如此庞大,自是因其有暴利益可图:假药可能是世界上利润最高的假冒商品,全球市场价值约2000亿美元。

同时,尽管假药是个全球性问题,但也存在比较明显的地区差异。如非洲的假药泛滥现象就尤为严重,世卫组织统计的全世界国家或地区监管机构缉获情况通报表明,2013-2017年间售出的所有假药中,有42%来自非洲。在像尼日利亚这样情况严重的个别国家,假药甚至可以占到所有医疗产品的30-60%。

这个数据不能代表各区域的真实状况

因为报告的数量与政府的禁假意识和成果有关▼

而在伪造的药品当中,疟疾治疗药物(19.6%)、抗生素(16.9%)是非洲假药市场的重点药品种类,其余药品也均有涉及。

向世卫组织报告的不合格及伪造产品示例▼

假药泛滥给非洲国家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浪费钱只是小事,而使用的假药若无法发挥正常功效,疾病得不到治疗往往会恶化,若仍然得不到正规治疗,最坏的情况便是死亡。而当假药成分本身就有致病性时,最坏的结果依旧是致死——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非洲每年约有10万人死于服用“伪造或不合格”药物。

生病了买不起真药

只能买点假的博一博

(图片:Al Jazeera English/ YouTube)▼

非洲国家假药泛滥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一是患者需要的药自己买不起。对于多数非洲患者及其家人而言,药品价格是重要的考虑因素,尤其当医保没有覆盖某种药而需要自掏腰包、但正品药价格过高时,人们就倾向于在街头市场或网上的无牌供应商那里购买来源不明的药品。

这些来源不明的药物可能是假冒伪劣产品

也有可能是其他富裕地区丢弃的过期药物

(图片:africanews/ YouTube)▼

二是需要的药买不到。如果某种药品向来稀缺,或当某种大规模疾病突然爆发导致必要医疗产品大规模短缺时,假药商会钻空子,寻药不得的群众也顺势买账。正如本次新冠疫情,疫情爆发至今尚无绝对对症的治疗药,非洲国家医疗资源又普遍有限,假药的出现就显得合乎常理了。甚至据经合组织估计,“新冠肺炎治愈药”可能会使假冒贸易额增加数百万美元。

三是非洲多数国家存在严重的治理问题,腐败已经渗透到医疗部门,不法人员得以利用漏洞大做假药生意。

人穷,资源少,管理差——三个造假团伙最喜爱的因素,凑齐了。

典型的假药买卖

在非洲国家假药交易中,以尼日利亚、贝宁、加纳、多哥、科特迪瓦等西非国家情况最为严重。这些国家城镇乡村的角落,以及车站周围,常能看到挥着假药叫卖的贩子,或摆满了各种花花绿绿药盒的简陋摊位,摊位晃晃悠悠,药盒摇摇欲坠。

出现在菜市场的药能是真的?

(图片:africanews/ YouTube)▼

由于造假水平越来越先进,这些摊上的药品很多看起来基本跟药店正品无异,但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出些许异样,像印刷过度模糊,包装盒质量差等。这些摊上药品的价格往往不到正规药店的一半,单单这一个原因就足够吸引大量的客源,而在被问及为什么这么便宜时,假药贩子的回答像极了微信上的假鞋商,“这是独家货源,走的独家渠道”。

老练摊家了

(图片:africanews/ YouTube)▼

而在假药中,最受欢迎的药是抗疟药物,毕竟非洲是全球最大的疟疾发病地(2.13亿例,占全球疟疾总发病数量的93%,2018年数据)。

疟疾是非洲的老问题了,诊所常年人满为患

还有很多人没机会或没钱接受治疗

(图片:Olympia Wereko / Wikipedia)▼

但问题是,吃了假的抗疟药物根本就是白瞎。其中没有恶化就算是幸运的了,多数吃了抗疟假药的病人会在两三天症状没有改善之后感到腹部疼痛,不得不前往医院就医。而这往往是因为这些假药在代谢过程中严重损害了患者的肾功能,结果疟疾没治好,还要切肾。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抗疟假药每年让因该病而死的人多了11.6万例,给患者和卫生系统造成的平均损失约为每年3850万美元。

就算是美国大兵到非洲面临疟疾也是毫无招架之力

只能带着抗疟药去。不过他们用的是真的

(图片:Staff Sgt. V. Michelle Woods/ wikipedia)▼

但不管怎么说,以上这种有药盒的假药“假”得还有点水平,毕竟它们面市之前还有着一套相对完善的制药、包装、贴牌的作假系统。更令人咋舌的是,连假标都没有的、完全由门外汉自己制造的假药都大有市场。

很多药店也会出现假药

不是专业人士很难分辨

(图片:Skoll.org/ youtube)▼

就像本次疫情中,非洲国家医疗资源紧张之下,一群无良人士就出来卖假药了。

3月份时,乌干达一对父女二人因销售假新冠病毒疫苗被捕;不久前,加纳的一群“神医”又称自己研发出了可以治疗新冠的药水,服用后会产生严重腹泻,半小时内症状就会全无(估计是把病毒都排泄走了)。结果,这种售价高达15万加纳(约合24万人民币)的神药经过检测,被发现里面充满了各种细菌和霉菌,喝了会引起严重疾病。

问题很复杂

假药的问题和严重性已经得到广泛知晓,针对假药的打击也一直在进行。

像2015-2018年间,马里缉获了近19.88吨假药;2017年,在国际刑警组织带领下,七个西非国家或地区缉获了420吨非法药品;2018年,科特迪瓦、几内亚比绍、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缉获了19吨假药;2019年科特迪瓦试图从加纳进口12吨假药被缉获……

假货比真货还多

但根本问题还是经济,穷病最难治

(http://www.cnn.com/2010/WORLD/africa/08/26/africa.counterfeit.medicine/index.html)▼

不过想要完全杜绝假药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整个假药生产到出售的过程都很复杂。

从大型国际假药链条来说,由于参与国众多,且制造商为了掩盖了踪迹往往在药品包装盒上回避真实原产国或制造国的信息,这必然导致药品的可追溯性差。而追踪能力又与基础设施和跨境跟踪能力有关,恰巧这些非洲国家都不太具备。

而就地区性的小型假药产业来说,参与团体规模小、数量多、过于分散的特征也让非洲国家感到头疼。

很多是在隐蔽地点售卖

用行李箱装,警察来了提箱子就能跑..

(图片:Al Jazeera English/ YouTube)▼

不过,与其说束手无策,倒不如说重视程度不够,毕竟非洲一直以来甚至连关于假药的官方数据收集都没有,还倾向于将医疗和腐败视为没有交集的两个领域。

率先为打击假药做出里程碑式举动的还是非洲的社会企业家。

2007年,在尼日利亚发生的儿科假药事件导致数十名儿童受伤或死亡后,几位加纳社会企业家创立了一家名为mPedigree的公司——一个致力于解决假药泛滥问题的非盈利组织。

一件利国利民的事,获得了斯科尔奖

(图片:https://skoll.org/organization/mpedigree/)▼

mPedigree与政府机构合作,通过简单的发送短信代码的方式来帮助用户确认药品的真伪。目前,mPedigree已经将鉴别服务扩展到了十几个非洲国家的市场,为1亿多人提供服务,并且将鉴别类别扩展到了食品、化妆品等。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免费鉴别药物真假的平台,之后类似的平台也相继在别国出现。

也只有免费的才能在非洲推广开了

(图片:Skoll.org/ youtube)▼

对消费者方面来说,这种鉴别服务确实快捷省心,只要刮了商品封条后将代码发送至指定热线即可。随着技术更新,用手机摄像头扫码获取鉴别结果也已逐渐普及。

功能机还是要手打输入才能查询

也不是每个家庭都有智能机

(图片:Skoll.org/ youtube)▼

但这种方式也不是没有缺陷,毕竟有的小作坊假药连条码都没有,手机在非洲的普及率也是个问题,所以国家层面的监管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不少家庭能拥有一部手机就不错了

很多人仍然对手机充满了“好奇心”

要做到人手一部查真伪,实在有点难

(图片:Adwo / Shutterstock.com)▼

今年1月,刚果,尼日尔,塞内加尔7个等非洲国家签署了由布拉柴维尔基金会(Brazzaville Foundation,旨在解决非洲发展问题的国际公益组织)倡导的“洛美倡议(Lomé Initiative)”,通过了一些旨在合力打击假药的措施。

出台打击措施的同时

能不能也提高下本国的免费医疗水平

(图片:https://www.outsourcing-pharma.com/Article/2020/01/20/Signing-of-Lome-Initiative-in-Togo)▼

倡议表示,将把打击假药贩运放在重点位置,不过鉴于目前许多非洲国家并不存在针对假药的刑事立法,制定相关法律就成了第一优先项。

在非洲国家,可以想象的是立法从拟定到最终的通过还是需要一段很长时间,且生效后的执行情况尚不得而知。因此更治本的方法还是改变人们的观念:只要我不买,假药就害不到我。

但是又有谁能让饭都吃不起的非洲贫民有钱买正版药呢?

参考文献:

WHO Global Surveillance and Monitoring System for substandard and falsified medical products ISBN 978-92-4-151342-5

https://www.pharmaceutical-technology.com/features/counterfeit-drugs-africa/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51122898

https://www.who.int/dg/speeches/detail/launch-of-the-lom%C3%A9-initiative

https://www.brazzavillefoundation.org/images/Lom%C3%A9_press_release_281119.pdf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unterfeit_medications

#推荐#

世人尊称南怀瑾先生为“教授”、“大居士”、“哲学家”、“宗教家”、“禅宗大师”和“国学大师”,更一度名列“台湾十大最有影响的人物”。

《品悟南怀瑾:国学的真意》汲取南怀瑾先生的智慧之言,旁征博引,让大家领略博大精深的国学魅力,获得心灵的启发。

扫描下图二维码,即可收听

扫描下图二维码,关注公众号【知之Known】,点击底部导航栏【全部课程】,在【我的】页面即可找到已购课程,方便后续收听~

假药,害惨了非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