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在先秦时期属于齐鲁两国,为何现今却简称鲁
知之

山东在先秦时期属于齐鲁两国,为何现今却简称鲁

2020年08月05日 14:14:12
来源:凤凰网知之 作者:历史大学堂

说起齐鲁,小伙伴们第一反应就会联想到山东。这个名称始于先秦时期的齐国和鲁国。两国分据山东东部和西部,在地盘、经济、军事等方面,鲁国明显处于弱势。《左传》、《国语》和《史记》中共同评价齐国为春秋四强国之一。然而,如今山东的简称却是“鲁”,齐国心怀不忿,哭晕在厕所。

上图_ 春秋四强国,分别是齐国、晋国、秦国、楚国

姬姓宗邦 诸侯望国

《论语》有云:“名不正,则言不顺。”周朝的政治制度建立在宗法基础上的,诸侯国议事祭祀遵循着“尊尊而亲亲”的原则。具体而言,各国按照“周之宗盟,异姓为后”排序,鲁国是掌管祭祀的“宗伯”,这一职位与周王室并列,其他诸侯国只能称为“宗”或“宗人”。因此,鲁国有“鲁之班长”之说。

鲁国特殊的政治地位,与其家族出身和历史使命相关联。周王室和鲁国同宗,自然另眼相待,“周之最亲莫如鲁,而鲁所宜翼戴者莫如周”。而殷商起于东方,曲阜曾是殷商旧都。西周初年,以武庚为首的“殷东国五侯”叛乱。周公东征,“攻商盖”,“攻九夷”,“灭国者五十”。

凯旋之际,周公因功受封曲阜。由于他要辅佐年幼的周成王,周公长子伯禽代封鲁国。此后,鲁国“迁庶殷于周”,制定“启以商政, 疆以周索”的治国方略,在周朝的东方起到了教化商人、传播周礼的作用。

上图_ 周公,姬姓,名旦,是周文王姬昌第四子

公元前1044年,太公望辅佐武王灭商有功,封齐建邦。他在当地推行“脩政,因其俗,简其礼”的政策,营造了宽松安定的政治氛围,同时,“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齐国的工商业得到长足的发展,“天下之商贾归齐若流水”,形成了“齐冠带衣履天下”的局面。齐国在太公望的规划下,“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

政治地位的不同,齐鲁享受的待遇不可同日而语。据《礼记·明堂位》记载:“凡四代之器、服、官,鲁兼用之。是故,鲁,王礼也,天下传之久矣。”另外,“鲁得立四代之学”,四代之乐也在当地盛行,鲁国享有“世世祀周公以天子之礼乐”的特权。简而言之,齐国是靠太公望个人殊勋建立的,鲁国是周朝镇抚殷商的东方桥头堡。以“鲁”为名,表示了政治上的正统权威性。

上图_ 周朝版图

地形不同 观念各异

齐鲁两国虽同在山东,地形却完全不同。《尚书·禹贡》对齐国有着鲜明的描写:“海岱惟青州,夷既略,潍淄既道。厥土自坟,海滨广斥。”齐国初立之际,东濒黄海,南临泰沂,西抵济水,北达渤海,既有适合农耕的平原,又有渔盐之利的海洋,齐国奠定了海洋文化的基础。

《尚书·禹贡》也描写了鲁国的地形:“济河惟兖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泽,沮会同。桑土既蚕,是降丘宅土。厥土黑坟,厥草惟繇,厥木惟条。”鲁国多山,百姓们“择瘠土而处之”,以农业成为国家的支柱产业,具有大陆文化的特质。

孔子在分析齐鲁两国文化差异时,一针见血地指出:“知者乐水 ,仁者乐山; 知者动 ,仁者静;知者乐 ,仁者寿。”南宋大儒朱熹在《论语集注》中进一步解释:“孔子之时,齐俗急功利,喜夸诈,乃霸政之余习。鲁则重礼教,崇信义,犹有先王之遗风焉。”这里的知者说的是齐国,仁者无疑是指鲁国,显然两国分属不同的跑道。以“鲁”为名,展现出文明古国对土地的眷恋。

上图_ 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

经济差异 各有侧重

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太公望在齐国视“大农、大工、大商”为三宝,在此带动下,齐国工商业蓬勃发展。齐桓公执政期间,任用管仲为相,“设轻重鱼盐之利,以赡贫穷,禄贤能。”在齐国,商人们“群萃而州处 ,……以其所有,易其所无”,工匠们也是“群萃而州处,……旦暮从事”。司马迁为此感叹:“吾适齐,自泰山属之邪,北被于海,膏壤二千里。”

鲁国保持了完整的周礼,时人称赞“周礼尽在鲁矣”。“宜五谷桑麻六畜,地小人众,数被水旱之害,民好畜藏 ,……好农而重民。”从中道出了其以小农经济为本的社会结构。鲁国遵循“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的策略,保障百姓从事农耕和手工业生产。鲁人崇礼重农,构成了鲁文化的独特风格。

上图_ 鲁国大玉璧

封建专制统治下,社会精英普遍认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工商业的过度发展造成与国家争夺“山海陂泽之利”。东汉思想家王符挟击“舍农桑趋商贾”的社会风气,斥责工商业和农业争夺劳力,造成“一夫耕百人食之,一妇织百人衣之”,应该“省商贾,众农夫”。

点亮各自的科技树,遭遇不尽相同。齐国“劝以女工之业,通鱼盐之利”的做法,加剧社会的两极分化,与古代“重农抑商”的思想主流格格不入。而鲁国的小农经济,更加适合生产力并不发达的封建社会。《史记·货殖列传》直言:“齐、赵设智巧,仰机利。”以“鲁”为名,体现出农耕文明悠久的生命力。

上图_ 齐威王(公元前378年―公元前320年)

百家争鸣 独尊儒术

齐鲁两国的文化既有交集,又相互欣赏。公元前356年,齐威王拜邹忌为相,推行改革变法,其中稷下学宫的建立代表着齐国文化建设的主要成就。当时,“盖齐稷下先生干有余人”,宣王时受上大夫称号的稷下士多达七十六人。作为战国时期学术交流的思想高地,推动了“百家争鸣”局面的形成。

鲁国深厚的礼乐传统,孕育了孔子这样的儒家先贤。他开办私学,精于礼乐,得到了齐国的认可。“齐宣王褒儒尊学,孟轲、淳于髡之徒受上大夫之禄,不论职而论国事”,荀子曾三任学宫“祭酒”。孔子陶醉于齐国的韶乐,以致于“三月不知肉味”。

上图_ 董仲舒 西安石刻像

然而,儒家在西汉的崛起,意味着齐国文化影响力的衰弱。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大儒董仲舒提出:“推明孔氏,抑黜百家。”汉武帝通过“罢黜百家,表章六经”的方式,神化封建王权的专制统治,标志着儒家在中国文化中的核心地位。以“鲁”为名,突显了山东影响深远的文化软实力。

齐国的重商基因深植于山东半岛。2019年,山东GDP位列全国第三。孔孟思想浸染于齐鲁大地,全省建立了三所“双一流”大学,点燃了“礼仪之邦”的智慧之光。知者型的齐文化和仁者型的鲁文化融合贯通,担负着经济强国和科教兴国的重任。以“鲁”为名,齐鲁一家不分家。

文:计白当黑

参考资料:

【1】周立升 蔡德贵 《齐鲁文化考辩》

【2】杨朝明 《姬姓宗邦,诸侯望国——鲁国》

【3】李 贽 《藏书》卷五零之《富国名臣总论》

【4】王 符 《潜夫论・浮侈》

清朝宫廷最高规格的“满汉全席”,到底是怎样的宴席

#推荐#

著名清史专家李寅主讲,知名艺术家艾宝良领读,以清代帝王陵寝为核心,讲解帝王生前身后的悬疑事件、妃嫔陵寝故事、清陵盗宝案、陵墓构造和风水堪舆学等内容。

清朝宫廷最高规格的“满汉全席”,到底是怎样的宴席

扫描下图二维码,关注公众号【知之Known】,点击底部导航栏【全部课程】,在【我的】页面即可找到已购课程,方便后续收听~

清朝宫廷最高规格的“满汉全席”,到底是怎样的宴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