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大佬30岁退休,每天在别墅闭关“造人”
知之

广告大佬30岁退休,每天在别墅闭关“造人”

2020年05月28日 14:11:00
来源:凤凰网知之 作者:一条

河北人孙成亮,从20多岁起就被人称为“鬼叔”。

他曾是广告行业的知名插画师,高的时候日薪好几万,

“2004-2010年间,只要你看电视10分钟,肯定会看到我参与过的广告。”

鬼叔17岁辍学,22岁在北京买房,30岁时,却辞掉高薪工作,搬到北京郊区独居,潜心做一个“人形师”——为BJD人偶设计外貌和造型。

现在他每天画画、做人偶雕塑、发呆,虽然收入只有原来一半不到,但日子过得清闲自在。

有很多人认为他是“神经病”,但鬼叔不以为然:“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这么多年来,我永远都是在做自己”。

自述 | 鬼叔 编辑 | 莫竣威

鬼叔

这次采访就在鬼叔位于河北廊坊的别墅里进行,离北京大概10分钟的车程。

“我听说一条来采访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几年前,他在杭州开了一家咖啡馆,里面摆满了人偶,还吸引了很多媒体报道,但半年前他把咖啡馆结业,回到北京生活,理由是:太累了。

鬼叔喜欢一身素黑的打扮,留着小胡子和发髻,不说话时,给人粗犷严肃的感觉,相处起来却挺温和。他家总共有4层,300平米。第3层是工作室,里面摆满了他的作品——各种亲手设计的BJD娃娃。 “买回来的东西,总觉得这儿有问题,那儿有问题,就想还不如重新做一个我想要的。”

以下是鬼叔的自述。

鬼叔设计的人偶

大家一直都称呼我鬼叔,被叫了很多年了,现在是一名专门设计人偶的“人形师”。

最早接触这些应该是2000年初,网络时代刚兴起,很偶然在一些网站,看见日本BJD人偶的照片,“我靠,好……好精美。” 真的是惊呼了出来。

所谓BJD,就是球形关节人偶(Ball-jointed Doll)的英文缩写,这种用树脂做的人偶很漂亮,它不像一个雕塑,也不像手办,像一张真人脸,但又有点像动漫。就是介于写实和二次元之间的形象。 那时候国内还没有生产这一类型的玩偶,我也是托朋友从日本带回来。

鬼叔的作品

后来就开始收藏BJD了,直到自己也有一些经验的时候,渐渐对买回来的人偶有一些不满足。比如说他们的身体特别简易,“火柴棍、肥皂块”,这是我对以前娃娃的形容词,它们没有身体结构、没有细节,挖个坑就是肚脐儿。

我是学画画的,可能对细节要求比较高。娃娃穿上衣服很好看,但是一脱衣服,我的天,不行。就开始有了想法,与其让别人来决定人偶长什么样,还不如亲手做一个更写实的“身体”。

之前从来没有学过雕塑,也是跟我一个朋友现学现做的,自己动手做一个娃娃,最大困难是从平面到立体的转化,光第一个身体,躯干就做了将近一年,都是用业余时间来做。

大概在2012年,正好是三十岁, 我开始不再接广告插画类的工作,慢慢以做娃娃为主。

断绝社交,专心“造人”

最爱的“夏娃”成本10万元

创作娃娃的灵感来源很多,我习惯随身带个本,有时候坐火车或者飞机上,突然想到一个什么东西,就先草草地画下来,早期的灵感来源比较具象,电影、时装风格、漫画之类的,到后来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有了灵感之后,就可以把它发展成一个比较成熟的形象。开始进入制作阶段。

首先就是创作原模,这一步永远是最困难的:

做一个娃娃头部的原模,首先我会在油泥上分出人物五官的比例。

接着做脸型,加上鼻子、眼睛、嘴等五官。

之后就是更细致的刻画。比方说眼睛往上调一点,还是下一点,味道完全不一样; 做一个单眼皮还是双眼皮,是内双还是外双,区别也很大。在这个过程里我会发现,美是没有标准的。

油泥原模做好以后,就会进行翻模,做成一个基础的树脂版,再进行打磨制作。一切确定后,就交给工厂制作各个部位的模具,出来以后进行组装,这就形成了一个BJD娃娃了。

我现在没有别的事情,每天专心设计人偶。卖得最好的是这种4分娃,一个月可以出几十个。

鬼叔最爱的“夏娃”

要说我最喜欢的,还是这个1.2米高的大娃。它是我完全凭自己的喜好来创作的作品。

这个娃原模只做了7天,因为我是在制作娃娃的工厂里面做的。那么大的娃,泥塑原模运过去,肯定会被损坏。所以我就直接去到厂子里,就像工人一样,把所有联络方式全都掐断,脑子里没有别的事,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集中精力做人偶,那段时间所有东西都放空。

鬼叔设计的星座烛台系列

它是“夏娃”的形象,本来我还想做“亚当”的,就是一男一女。但后来发现生产成本太高,光原料、机器、技术加起来差不多得有10万块,报废率也很高, 后来也没能做成。

其实做大娃之前,我就知道这一类人偶在市场上不会很受认可。一来很贵,二来太大,玩家就算很喜欢,也没地儿放,或者搬不动。反而国外玩家的接受度更高一些。

前两年我在杭州开过一家咖啡馆,那里摆满了BJD娃娃。当时有一个意大利小伙,第一眼看见“夏娃”的时候,他跟我了说一句话,“我感觉我恋爱了。”那真的是我听过最舒服的赞美。

2012年,鬼叔停掉了其他工作,专心创作人偶

摆件?树洞?女友?

玩家把娃娃当作情感寄托

BJD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圈子,这种成人玩偶最大的乐趣就在于需要自己动手。买回来的都是一个半成品,没有眼睛、没有衣服、没有妆、没有头发,玩家根据自己的喜好把它完成一个形象。

它价格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高,跟你玩潮玩、手办的价格差不多。我的买家里面,20岁左右的人是最多的,这批人的消费能力是最先锋;也有部分30、40岁的玩家。男女的比例大概三七开吧。

什么样的玩家都有,有人把人偶当成一个摆件、一个玩具。或者把它当成一个树洞的,经常会跟它聊天,是心灵安慰的工具,也有人把它当成一个真人,就像孩子这样养着的。甚至有些人,把他当作情感寄托,走哪都会带着娃娃。

我认识的一个买家,他是大学生,自己省吃俭用,却给娃娃买最好最贵的衣服,比自己穿的还贵。她跟我说 “我用什么没关系,但我要给娃用好点,买最好的衣服。”

说出来好像有点奇怪,但其实就跟养宠物一样,也有人天天管小猫、小狗叫儿子,或者时不时跟它说句什么,我觉得挺正常。 一个年满18岁的成年人,只要不妨碍其他人、不违法,做什么事情是他的自由,在我看来并不奇怪。

我17岁就辍学了,跑出来做动画,干了一两年还是离开了。因为我不想像流水作业一样,画别人的东西。之后经历过我一生中最拮据、最苦的日子。一个人在北京,没有固定收入来源,各种上顿不知下顿,每天只敢花10块钱。

我是比较幸运的,在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进了一家广告公司,成为了广告插画师,为电视广告绘画分镜脚本。

鬼叔的绘画创作

之后10年,我一直在广告圈打滚,合作过的品牌非常多。2004-2010年间,只要你看电视10分钟,肯定会看到我参与过的品牌广告。

10年前鬼叔创作的品牌广告卡通形象

20多岁应该是一个人个性最锋芒的时候,但我完全就把自我降到最低。客户要什么,我就给什么。从特别卡通、低龄化或女性化的东西,到机械化的、精密的东西都画过。现在回看以前的作品,会觉得这些不可能是我画的。

那时我不考虑别的,就是认真工作赚钱,大概画一个镜头是300块,基本上一天可以画二三十个,那就是几千块。

最多一次30个小时内,不眠不休做了100个分镜头绘本,一天赚了好几万。但弄完我自己感觉快死了一样,瘫掉了。现在看来,是一个很惨的经历。

我22岁就自己买房了,2003年那会儿北京的房价是你想象不到的低,十几万就能买一套。还记得买第一个房子的时候,我就把能花的钱全付掉了,兜里只剩200块钱,后半个月全靠朋友请客。

北京话有一个词叫“拧巴”,那10年我就是这样的状态:这事儿很赚钱,但我不喜欢;我做自己喜欢的事,可能不太赚钱。

30岁之前我很不安,一直思考一个问题:我是否自立?30岁时,物质我觉得立起来了,但是会发现精神空洞在那里,挺让人绝望的。到底我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这是最大的问题。

鬼叔的自画像

直到近两年我终于得出来一个结论,以前总觉得喜欢的事情在指引着我,我喜欢做什么、想干什么,你就奔着那个方向去走。但后来我发现,人的一生,实际上是不喜欢的事情在指引你的方向。

如果我问你,你喜欢吃什么?你能说出一大堆,或者得琢磨一下。但当我问你不喜欢吃什么,马上就能说出来一两种几乎没法下咽的东西。 绝大部分人,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但往往你不喜欢什么是非常明确的。

所以,与其说我喜欢自由职业,不如说我不喜欢上班,我不喜欢被规定死的所有框架,有得必有失。

甚至现在,我认为自己在物质方面已经没有多大渴望了。衣食住行也基本上不太消费,最大的支出就是一些画材、笔、用具。

我做娃到现在大概13年,甚至在2014、2015年的时候,除了做娃,几乎没有别的对外交流。以前我也不用社交软件,QQ、微信、微博什么的我全都没有,每天起来自己做顿饭,然后开始画画,做一些人偶雕塑,在家运动。基本上就这样的状态。

我今年39岁。高中的同学,都当父母了,但我还觉得自己跟小孩似的,像刚从3岁跨度到4岁的孩子。

我最喜欢独处,比方说我就很享受一个人去看电影的感觉。只是我妈会有点担心,觉得我不太正常。

从一个很赚钱的行业,突然不做了,去做人偶。人家总会问我现在在干什么,都得解释半天。很多人认为我以 后一定会后悔, 但是我到现在也没后悔。做娃这件事,不会是我终生的职业,它只是我的一种爱好。有可能我明天就不做了。

我特别不在意别人说我什么,因为我永远都在做自己。

#今日推荐#

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有的人做人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还必须去探求人生的究竟。

李叔同,后人尊称为弘一法师。他风流半世剃度为僧,潜心研究并弘扬已断绝700余年的律宗。无论是对爱人,对友人,对自己,李叔同都充满了决绝;无论对前尘,还是对现在,他的姿态向来凌厉至极。

半世风流,半世为僧

推荐听《李叔同:名如何爱如何生命该如何》

一起领略一代大师传奇的人生历程,感受大师认真与超然的智慧

扫描下图二维码,即可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