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红楼梦:这三个女子从未露面,贾府却处处有她们的传说


来源:凤凰网知之

红楼梦是一部为女性作的书,凡例中曹公早说过:“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其短,一并使其泯灭也”。金陵十二钗卷分三册,记叙了不同地位不同品貌的女儿同样有着悲剧色彩

红楼梦是一部为女性作的书,凡例中曹公早说过:“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其短,一并使其泯灭也”。金陵十二钗卷分三册,记叙了不同地位不同品貌的女儿同样有着悲剧色彩的命运,每个女子都鲜活得如在目前。

然曹公笔下除了这些登上舞台的角色,还设计了一些不曾出场却对台上人有着或大或小影响的角色。读者未曾领略过她们的音容笑貌,她们就如夏夜纱窗上投下的月影,影影绰绰,别有一番神秘的魅力。

贾敏:金尊玉贵的千金小姐

在诸多未露面的女子中,贾氏千金贾敏算得上与主线情节发展最密切的一个。她的早逝,直接促成了独女黛玉“抛父进京都”,也就有了木石的相遇相识。但这样一个身份尊贵,又生养了一位世外仙姝的人物,她生前的种种也与在世的人们有着微妙而复杂的联系。

最早提及贾敏的文字是在冷子兴与贾雨村的议论中,“怪道我这女学生言语举止另是一样,度其母必不凡,方得此女”。

前既说了贾府文字辈女性名字皆从男子,表露出这位千金不同于世俗男尊女卑的规制,尊贵非常;后又通过贾雨村对开蒙学生黛玉的赞美,侧面写出为母者的不同凡响。果然,这一点很快得到了印证。

黛玉见了外祖母,叙了母亲送丧之事,贾母道:“我这些儿女,所疼者独有你母”,“这些儿女”,自然包括她亲生的两个做了官袭了职的儿子。能让史太君说出这样的话,可知贾敏在父母身边也是伶俐孝顺,她在贾府的地位更是非比寻常。

想象中那必是一位矜贵娇美的绝代佳人了,所以贾母对她的婚事也十分上心,择了林如海作东床快婿。林家在四大家族里排不上名字,却世代书香,林如海更是年纪轻轻就中了探花,前途无量。

这样的人家正好投合了以武功封袭的贾府对世家文墨底蕴的追求。是皇商薛家,武官王家比不得的。而史太君本身祖上是尚书令,也是书香门第,自然对林家有好感。贾敏与林如海,也算得天作之合,可惜天不佑人,双双早逝。只留得黛玉一个谪仙般的孤女。黛玉进贾府,一部分也继承了贾母对其母贾敏的疼爱和怜惜。

可是,贾敏虽看上去受尽尊宠,也不是没有忧虑。黛玉进贾府时,多次心里想的,口里说的都是母亲在世时曾教过她的。贾敏说她“外祖母与别家不同”,不仅指繁复的礼节,更是说那大家族的人情世故。

也因此,年幼的黛玉“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可叹年仅六岁的孤女就行走在众人的刀尖般的眼光里,心细如发魂归离恨的母亲,看到孩子早早用上了自己的谆谆教诲时,心中定是五味杂陈。

王夫人在抄检大观园之前曾对现今园内住着的小姐之生活状况发表了这样一番耐人寻味的议论:“只说如今你林妹妹的母亲,未出阁时,是何等的娇生惯养,何等的金尊玉贵,那才像个千金小姐的体统。如今这几个姊妹,不过比人家的丫头略强些罢了。”

处在王夫人置身的视角,未免有些酸溜溜的感觉。王氏嫁入贾府,贾敏尚未出阁,王夫人是亲眼见到了这位小姑子的千万荣宠。

中国家庭里,小姑与嫂嫂的关系向来是微妙的。贾母对未嫁之女儿和进门做媳妇的王夫人的态度必然是有所区别的,也因为这一点,年轻的王夫人心内未免不对这位“千金小姐”有些芥蒂。

可谁知命数天定,她嫉妒的小姑一朝仙去,留下一位神貌俱似的独女来到贾府,还和她的命根宝玉有一段“木石前因”。王夫人纵使是个“老实”的,口里不说什么,心内却别有一番筹谋。

这一段心事也有藏不住的时候,那就是公然把“眉眼像林妹妹的”大丫头晴雯赶出怡红院。可知王夫人和黛玉的复杂情感亦是贾敏生前事的远远辉映。

傅秋芳:被哥哥耽误的小家碧玉

傅家只在前八十回出现过一次,若是没有宝兄挨打,便难闻这位傅小姐的芳名了。傅秋芳形容是“是个琼闺秀玉、才貌双全”,评价不可谓不高,想来也是堪入海棠社的一位女儿。

所以,宝玉闻得傅家的婆子来望候,虽平日最嫌“愚男蠢女”,因怕薄了佳人,“连忙让进来”。可这位傅小姐亦有一段难与人说的苦处。

她哥哥名傅试,是个趋炎“附势”的人物,依靠着贾政门生的名势,官至通判,地位显赫。只是傅家原是靠依附贾家“暴发”的,根基浅薄。傅试又是个不正经打歪心思的,见妹子品貌不俗,安心借她的婚事为自己的前程再铺一条康庄大道,所以尽和豪门贵族打交道,而贾府更是他梦想中的“妹丈”之家。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傅小姐不出闺阁,宝玉“早闻”得她的才貌如何了,可想见傅试发传单似地散布消息钓金龟的嘴脸。可怜傅秋芳,本是个清净洁白女孩,有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的哥哥,也不得不沾染了是非。

后八十回续作就明写了鸳鸯的一段议论:“家里有了一个女孩儿,长的好些儿,就献宝的似的,常在老太太跟前夸他们姑娘怎么长的好,心地儿怎么好,礼貌上又好,说话儿又简绝,做活计儿手又巧,会写会算,尊长上头最孝敬的,就是待下人也是极和平的。来了就编这么一大套,常说给老太太听”

古时女子婚事由父母兄长做主,傅秋芳因为傅试的贪婪,直等到二十三岁还待字闺中。那时宝玉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年纪,而作为女子早已到了婚配的年龄。也许她是应了她的名字,名花倾国,可惜遇着秋风肃杀之日,永无盛放的机会。

真像曲中唱的“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了。不知她深守闺门,为短暂的芳华哀逝之时,听到归来的婆子对那位贾府的“有些呆气”、在远方顾念她的宝二爷的议论之时,心中是甜蜜的心领神会,还是苦涩的忧虑怅惘?

真真国女孩:蒙着神秘面纱的异国佳丽

真真国的这位女孩算得上是“半掩面”的,比前两位的面容稍显清晰。五十二回宝琴和众姊妹谈及自己跟随父亲的经历时,曾细细地说过她的外表:

“我八岁的时节,跟我父亲到西海沿上买洋货。谁知有个真真国的女孩子,才十五岁,那脸面就和那西洋画上的美人一样,也披着黄头发,打着联垂,满头带着都是玛瑙、珊瑚、猫儿眼、祖母绿;身上穿着全丝织的锁子甲、洋锦袄袖;带着倭刀,也是镶金嵌宝的。实在画儿上也没他那么好看。”

这位外国美人不只是外表出众,从她的穿着来看,必是身份尊贵。有趣的是,这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子竟也作了一首诗:

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

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

读来气势庞大,多少还带些异域气息。王蒙说过:“宝琴的出现给读者打开了一面窗子,令读者多少想到大观园外还有广阔的世界。”

真真国女孩子,就是作者突破大观园,乃至突破国界描写的一个人物。她本身就带有宝琴主观的回忆色彩,可能还是宝琴的杜撰,可这也恰恰反映了当时人们对外国风物的观察和想象。

从大的方面说,真真国女孩是和穿衣镜、自鸣钟、西洋自行船以及王熙凤常用的洋药“依弗那”一起表现明清之际中外贸易的一个缩影,是文学家笔力反映的值得现在学者研究的历史状况。

从创作上来说,一个异域女子的“加入”无疑使大观园内的空气更加鲜活,更加流通,使得不肯轻易出闺阁的女儿们有了对外面世界的一份兴奋,一份想象。更体现了作者本身广阔的见闻和构思的细腻。

《红楼梦》流传至今已两百多年了,正如作者诗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它是一场深刻的爱情悲剧,它更是时代变迁的产物。我们只有参读其中才能领略它的风韵。红楼难懂,我们就一起来听听:

《王彬细说红楼梦:解读清史背景下的“红楼梦”》

一部红楼千万情,爱恨之间解悲影

[责任编辑:王晓笛 PSY172]

责任编辑:王晓笛 PSY17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