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赵姨娘和晴雯:一个烂牌想打好 一个好牌打稀烂


来源:凤凰网知之

一、不知足的赵姨娘红楼梦里,贾府最不知足的当是赵姨娘。贾府女眷中,王夫人的社会地位并未因婚姻而变得更高,她只不过是从一个豪门小姐变成了豪门贵妇,凤姐亦是。凭婚姻改变社会地位的邢夫人、尤氏,她们满足于现

一、不知足的赵姨娘

红楼梦里,贾府最不知足的当是赵姨娘。贾府女眷中,王夫人的社会地位并未因婚姻而变得更高,她只不过是从一个豪门小姐变成了豪门贵妇,凤姐亦是。

凭婚姻改变社会地位的邢夫人、尤氏,她们满足于现有身份,才会忍受老公的荒唐行为,她们也有人生至暗时刻,可是对于她们来说,时间就是最好的良药。

和赵姨娘同等身份的周姨娘显得很安静,安静的背后或许是隐忍,但隐忍至少是一种和不知足的对抗。

赵姨娘不,赵姨娘要折腾,要把对生活的所有不满写在脸上。她总是抱怨女儿飞上枝头做凤凰,却忘了关照她赵家,女儿给宝玉做双鞋也要嘀咕,她不想想,就像探春说的,女儿是做鞋的人吗?

女儿多给了点柳家的菜钱,也要赶紧吃回来;赵国基死了,直接给探春没脸。她也总是抱怨儿子没气性,不敢出头争取,以致被所有人欺负。

她抱怨凤姐把财产弄到娘家去了,她抱怨宝玉太得人宠,没人正眼看她儿子一眼,她把宝玉小妾定了两年的事抱怨给贾政听。

按说,赵姨娘如果和当年同阶层的相比,她得到的已足够多。秦显家的还在为拿到一个小厨房总管而使尽浑身解数,何婆子为了节省点洗发用品不惜损耗自己干娘的形象,而鲍二家的和主子私会一次就死了,柳家的则为了女儿的工作只能巴结怡红院的小丫头。

只有她赵姨娘,无论怎么说,她是贾府正儿八经的姨奶奶,使唤着两个小丫头,她的内侄钱槐也能凭借她的力量在贾府底层下点狠话,更重要的是她的一双儿女,不用她东走西跑来回奔波,自有大好前程。

二、知足的晴雯

贾府最知足的当是晴雯。贾府丫头很多,但大家各有奋斗目标或者生活苦楚,必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才可以生存下去。

袭人不用说,她并不觉得怡红院大丫头这个位置足够安稳,获得王夫人认可后,她也并没有从此就改变敬业的态度。这是一个理性的人对未知危险的一种规避。

紫鹃因为跟了林妹妹,时时都替林妹妹筹措着婚事,莺儿也一样,有“营销”小姐端庄博学的任务,平儿处于琏凤之间,需要时刻提着心行走,鸳鸯遭遇贾赦威胁之后,想必心中笼罩着层乌云,总要思考以何良策走出人生低谷。其他诸如玉钏、彩云、彩霞或者翠缕、侍书、司棋等也各有烦难。

唯有晴雯,很松弛的生活在怡红院里。仿佛以前被卖的惨痛经历不曾有过,仿佛在赖嬷嬷那里养成的百般伶俐消失殆尽。日子已经变成地老天荒,生活可以随心所欲的被支配。

林妹妹去敲门,她懒得开,就说已经睡下了,随意就撵走了来访的客人;小丫头坠儿不争气,她拿起一丈青狠命地扎;当然,在园子里随意骂小丫头,在她,或许已成了家常便饭。不趋奉婆子们,看上去也很理直气壮。

她看不上为攀爬而努力的小红,对袭人的工作模式也总是随意地吐槽,小戏子们和赵姨娘打起来了,她有一种看了好戏的爽,又假意去拉,等打得差不多了,再叫管事儿的拉走了事。

她的松弛只是因为她觉得周围的环境足够安全。也不怪她,怡红院给了她这样的错觉。宝玉是第一个爱惜女儿的,不肯叫她们吃一点苦,满地瓜子皮,他不批评;玻璃碗碎了,他不心疼;冬天贴个门联,要把她的小手握在他手里取暖;出门吃个便饭,也想着给大家带回点爱吃的东西。

领导的脾气宛如春天里的风,让人感觉舒适甜蜜。在晴雯之上的袭人以及其他同事,基本上都让着她,活爱做不做,腿爱跑不跑,就连平儿有坏消息也不肯直言告诉,免得她生气对身体不好。走出怡红院,还有柳家的这类人巴结着。

三、赵姨娘的焦虑

有一种焦虑叫赵姨娘式的焦虑。她从一个家生子变成了姨奶奶,日日面对的是不熟悉的工作环境,一不小心就说错了话,做错了事,马上就被人笑话了去。

凤姐就曾公开鄙夷地骂,也不想想自己,也配使两三个丫头!王夫人着急了也骂,养出这样黑心不知道理的下流种子来,也不管管!贾母也曾骂,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谁叫你来多嘴多舌的!一大家子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的。

再加上经济上的窘迫,眼看着别人拿得比自己多得多,穿的带的比自己更华贵,那些鞋垫子什么的总是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会到我这儿”。兴致来了,女眷们搞活动凑份子,她微薄的薪水难以支撑。虽是姨奶奶,但她在贾府上层活得并不轻松愉快。

偏偏她是个要强的,她一心和正牌太太比。她的资本是:“我又有你(探春)和你兄弟”,“熬油灯似得的熬了这么多年”,仿佛谁集齐这两项谁就可以成为贾府女王似的。

这是她眼界太窄的缘故。她只体察到她的痛苦和难过,没有感受到别人的委屈,正牌太太也有儿女啊,不也在“熬”,不然怎么会去佛堂静心?

凤姐管家,有贪也有付出;贾母骂她,是因为她触到了贾母的痛处——贾母怎么可以容忍有人咒她的孙子?她一心要回报,结果她逼得越紧,她的不合时宜就暴露得越多,就越发成了别人口中的笑柄。

但其实赵姨娘的不知足很好治愈,她只要觉得周遭人都拿她当回事,她就开心了,也就安静了。薛蟠从南边回来,宝钗挨门送礼,并未少她那一份,她就高高兴兴的拿着礼物去找王夫人了。假若王夫人敷衍她一下,那她会更开心。

四、晴雯的眼界

晴雯也输在了眼界窄上。她把怡红院想象成了一座孤岛,看成了一个世外桃源。在她的印象中,这座孤岛是没有外人入侵的,这个世外桃源总是那么美好自由。很可惜它不是。

怡红院是大观园的一部分,而大观园里,不光有清纯可爱的童话,也有耐人寻味的小说以及吝啬刻薄的使用说明书。

生活在大观园里的婆子,有的偷拿生日宴上的酒水,有的不断积攒守夜的蜡烛,有的半辈子了不知道富贵公子的汤该怎么吹。

她们卑微又阴暗,趋利又虚荣;而穿行在大观园里的婆子,有的是主子身边的心腹,自己在主子面前低头哈腰,转脸就要求你在她面前低头哈腰,不懂这个潜规则,就难以逃过她们的魔掌。晴雯看不穿婆子的表象。

她太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以至于忘了谁才是怡红院的大领导,也忘了琢磨一下大领导平日对职工软文化上的要求,忘了常往大领导那里走走,了解一下整个贾府至少大观园里的动态趋势。

就是放任、骄纵她的小领导,对她也没有多么深的感情,不然为什么在她遭遇不测之时并未想办法营救?要保全,总是有办法的。

比如探望之时,拿银子嘱托别人请好医生,把她照顾好,假以时日,转到府外或请老太太出面。没有啊,他做好了心理建设,只要求看最后一眼。晴雯也明白了他的用意,在他走后迅速香消玉殒了,还有什么希望吗?可以说,相对于袭人你做了强盗我也跟你不成的清醒,晴雯对小领导的情意与能力误判太多。

晴雯的知足,也是可以治愈的——多被王夫人叫几趟就可以了,前提是别在王夫人盛怒之下,别撞在坎上。依晴雯的聪明伶俐,她完全可以把自己调整成领导需要的工作状态。

五、赵姨娘的争与晴雯的不争

中国有句老话叫知足者常乐,这当是指生活状态上的;还有句话叫不满是上进的车轮,这当是指工作状态上的。

赵姨娘已人到中年,该到手的都已到手,心态上该趋于平和了。即便贾府某些人态度不好,可想想自己也有大半责任,那么,心中的那些委屈、不甘,甚至眼泪、屈辱会不会就少一些?

当对世界的抱怨少一些之时,是不是心底自然的就会升起一些对美好的感知?孔子曾说,“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说起来,春游只是个小小的愿望,但在大家匆匆忙忙努力抓取东西之时,谁又能真的做到心无挂碍地去欣赏春天动人的风光呢?

其实时至今日,现代社会里也生活着很多赵姨娘们,永远不满足于已拥有的,永远不懂的缓下来看看身边的风景,在无用的折腾里消耗着生命。正因如此,赵姨娘才该好好地反思一下自己的欲望与活法。

而晴雯还很年轻,人还在职场,一切都还没有尘埃落定。就算贾母有那么一个安排,在未“揭盖”之前,也不能麻痹大意,更不可嚣张跋扈,却又信息不通,被自己的想象和惰性盲目的包裹。

说到底,是晴雯停止了进取之心!《中庸》里有句话是,“暗然而曰章”,这是叫年轻人既要懂得奋斗,又要懂得内敛,看上去你并不发出耀眼光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发光。

“珍藏于心,守口如瓶”,世界喜欢沉默的走着自己的路的人。工作不是为了对世界永远地放肆,而是提供能够持久攀登隐形于内心深处的山峰的永动力。只有懂得了这些,才算把握好了曼妙青春。

多么希望赵姨娘在生活中懂得知足,而晴雯在工作上更努力一点。真这样的话,她们的人生会不会就有点不一样?总不至于像我们书上的故事——赵姨娘心里藏着一团火,静静地烧死了自己,而晴雯分明是打烂了握在手里的一副好牌。

《红楼梦》流传至今已两百多年了,正如作者诗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它是一场深刻的爱情悲剧,它更是时代变迁的产物。我们只有参读其中才能领略它的风韵。红楼难懂,我们就一起来听听:

《王彬细说红楼梦:解读清史背景下的“红楼梦”》

一部红楼千万情,爱恨之间解悲影

[责任编辑:王晓笛 PSY172]

责任编辑:王晓笛 PSY17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