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国早被看穿了!


来源:凤凰网知之

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历史性访问伊朗,以及随后发生在6月13日凌晨的油轮遇袭事件开始,美国与伊朗间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至接近直接开战的边缘。虽然局势每一天都在发生变化,今天作出的判断可能几个小时以后就会变得

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历史性访问伊朗,以及随后发生在6月13日凌晨的油轮遇袭事件开始,美国与伊朗间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至接近直接开战的边缘。

虽然局势每一天都在发生变化,今天作出的判断可能几个小时以后就会变得一文不值,但结合过去十天内发生的一切,目前还是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

无论如何,特朗普本人都不希望与伊朗开战,暂时也不会开战。

1 伊朗人看穿了特朗普

为什么说暂时不会开战?逻辑很简单。

特朗普与白宫的一众高层,虽然各怀心思,但从大方向来说,都判定中、俄才是长期竞争对手,除了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以外,在中东地区发起的任何战争都不仅仅是浪费美国的资源而已,而是在将自己推入又一个泥潭,在与中、俄两国的竞争中徒增自身负担。

对此,伊朗人心知肚明。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他们看穿了特朗普,正如数年前看穿了奥巴马一样。作为该地区历史最为悠久的国家之一,伊朗对整个地区局势演变的历史脉络和规律有着清晰的认知。相比介入地区事务不足百年的美国,伊朗在见证和经历过“中东战争”、“阿拉伯冷战”、“伊斯兰革命”、“两伊战争”、“海湾战争”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后,也许有些时候会比华盛顿的所谓专家们更为了解华盛顿的决策过程。

有些分析人士认为,伊朗正是借此不断挑衅来试水美国的底线,包括破坏国际油轮、攻击沙特机场和石油设施、袭击伊拉克境内目标等。发生在近期的这些事件,有些已有明确责任方,比如胡塞之于沙特境内目标,还有些事件迄今无法确定幕后黑手是谁,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

而这次伊朗击落美国的“全球鹰”无人机无疑引发了更大风险,美伊双方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进一步上升,但事态的发展似乎也进一步证明双方都在保持克制,都在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

从特朗普的事后表态来看,他并没有把指责目标定为伊朗伊斯兰政权,至于《纽约时报》和路透社报道称他最后一刻放弃军事打击计划,在此之前又通过阿曼方面向伊朗最高领导人传话,无疑是“胡萝卜与大棒”政策的表现形式,也是他继续“极限施压”的一贯做法。

2 美国无意动武的现实因素

(伊朗和美国的主要军事基地  来源: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

事实上,无论特朗普怎么说,怎么言辞激烈,怎么前后矛盾,这些都只是表象,本质上他就是不想打,判断依据如下:

其一,伊朗不是阿富汗、伊拉克,与之动武很难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一旦进入地面战阶段,这也是美国最不希望看到的,那么很有可能再次陷入“不胜”的尴尬境地。

其二,美国国会强烈反对,来自弗吉尼亚州的参议员蒂姆·凯恩与来自犹他州的参议员迈克·李联名致函特朗普,担忧美伊双方行动日益升级将导致不必要的冲突,要求其就向中东地区增派军队一事做出解释,并告知其在没有国会授权的情况下无权向伊朗开战,而无人机被击落当天在白宫战情室(Situation Room)召开的90分钟闭门会议结束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的肢体语言已表明美国高层不会向伊朗开战,注意,这发生在特朗普所谓改主意之前。

(白宫战情室闭门会议结束)

其三,特朗普已正式启动了竞选连任工作,在这个敏感时刻对伊朗开战会对选情造成巨大负面影响,他的前军师斯蒂夫·班农直言,“任何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此时都不会支持他在中东采取进一步的军事行动,因为他的最初人设就不是‘干预主义者(intervetionist)’,他现在已经走得太远,为了选情应当会回头”。

其四,特朗普在6月18日提名了两位新大使人选,两人都来自弗吉尼亚,一位是将去塞尔维亚履新的现任驻俄罗斯大使馆副馆长安东尼·戈弗雷,另一位则是将去阿曼履新的现任驻以色列大使馆(耶路撒冷)副馆长莱斯利·梅雷迪斯·邹,后者在这个风声鹤唳的敏感时刻更为引发外界关注,也进一步证明美国无意对伊朗动武。

3 新大使提名人选是个伊朗问题专家

为什么新大使提名人选能够证明美国无意动武?来看看这位莱斯利·梅雷迪斯·邹的背景履历。

(莱斯利·梅雷迪斯·邹)

从名字和长相来看,她可能有一定的华裔血统。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外交系统的工作经历。自1991年进入美国国务院工作以来,她先后在美国驻波兰、科威特、利比亚、英国等国大使馆以及国务卿办公室工作过。2016年8月,莱斯利·梅雷迪斯·邹出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特拉维夫)的副馆长,并在特朗普政府宣布将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后,又成为首位驻耶路撒冷大使馆的副馆长。

如果这些还不能说明什么的话,那么再看看下面的经历。

2010-2011年间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阿拉伯海湾事务主管;

2011-2012年间担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副政务参赞;

2012-2014年间担任国务院近东局伊朗事务办公室主任,2014-2016年任国务院近东局伊朗事务高级顾问,并全程参与了《联合行动全面计划(JCPOA)》的谈判。

一句话,这位新任驻阿曼大使人选是个不折不扣的伊朗问题专家。

在这种情况下,提名一位伊朗问题专家履新阿曼,很明显是要借助阿曼这一渠道,向伊朗传递信息,避免双方战略误判引发“擦枪走火”。

4 阿曼似乎扮演了关键角色

阿曼,作为海湾及中东地区冲突的传统斡旋者和调解者,似乎将继促成各方于2015年谈判达成《联合行动全面计划(JCPOA)》后,再一次在美伊间发挥关键性作用。原因何在?

一是阿曼作为美国战略盟友的历史已有近两个世纪之久,在1841年就与美国建交,是仅次于摩洛哥与美国建交第二早的阿拉伯国家,也是首个与美国建立正式军事合作关系的海湾阿拉伯国家,1980年允许美军进驻马西拉岛(Masirah Island)空军基地。

二是阿曼苏丹(即国王)卡布斯·本·赛义德深得伊朗信任,他与巴列维王朝末代皇帝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私交甚笃,视其为自己的密友和导师,并对伊朗帮助其坐稳王位的恩情没齿难忘(编者注:伊朗国王在卡布斯上台立足未稳并遭遇南部共产主义分子叛乱威胁时,出兵帮助平叛并驻扎在阿曼近5年时间帮助其巩固政权)。

在伊朗末代皇帝被伊斯兰革命推翻后,阿曼统治者也并未选择断绝与伊朗的外交关系,而是迅即与伊斯兰共和国建立起务实的双边联系,无论是前任最高领导人霍梅尼还是现任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都曾明白无误地表明对阿曼苏丹本人的高度信任(编者注:这一点上,卡布斯应该是学到了约旦前国王侯赛因的外交手腕,后者也是他的政治导师,他们两人与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间均过从甚密,还会一起打高尔夫球)。

三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阿曼苏丹卡布斯的联系也十分紧密,前者是特朗普政府首位与阿曼领导人会面的官员,当时还是以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的身份,而今年1月则以国务卿身份再次到访马斯喀特,前段时间还曾在4艘油轮于富查伊拉附近遇袭导致美伊关系吃紧时,亲自致电卡布斯,紧接着阿曼外交事务主管大臣阿拉维就突访伊朗,与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外长扎里夫等举行会晤,并在一定程度上为当时的紧张局势降温。

虽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特加斯宣称路透社近日关于阿曼居中传递消息的报道不属实,但我们依然有理由相信,阿曼应当在这个关键时刻扮演了某种重要角色,沟通极有可能是存在的,而美方出面沟通的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国务卿蓬佩奥。

之前,在蹊跷到访位于佛罗里达州坦帕的美军中央司令部时(编者注:之所以说蹊跷,是因为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在没有五角大楼对等文职官员陪同的情况下,国务卿到访战区性联合作战司令部的先例,甚至有传言称特朗普有将蓬佩奥纳入未来主掌五角大楼的潜在人选),蓬佩奥在回答媒体记者关于是否有借助第三方与伊朗沟通时,明确承认“已做出相关努力”。

安倍晋三的斡旋努力已经失败,阿曼、卡塔尔、科威特以及瑞士都是可能的渠道,但如果再考虑到以色列的因素,比如以色列与伊朗间的敌意,以色列领导人内塔尼亚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阿曼苏丹卡布斯间的特殊私人关系(编者注:阿曼是首个与以色列长期保有良好关系的海湾阿拉伯国家,也是首个将以色列纳入区域合作机制的阿拉伯国家,去年10月接待内塔尼亚胡访问,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后者进一步改善与阿拉伯国家间关系和成功竞选连任),阿曼似乎是最佳选项,没有之一。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蓬佩奥与扎里夫,美伊两国外长有可能在马斯喀特直接会面吗?

一切皆有可能,唯有美国对伊朗动武,短期内暂无可能。

5 海湾兄弟们反应不一

最后再说说海湾地区其他几个主要玩家——沙特、阿联酋、卡塔尔。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前不久接受《中东报(Asharq al-Awsat)》专访时已经明确表示,该国不愿动武,但也无惧回应任何威胁。他的亲弟弟、沙特国防部次大臣哈立德·本·萨勒曼则于6月21日在利雅得会见到访的美国国务院伊朗问题特别代表布莱恩·胡克,谈及强硬应对伊朗的敌意行为(编者注:布莱恩·胡克按计划还将依次访问阿联酋、科威特、阿曼和巴林),而布莱恩·胡克的表态特别耐人寻味,“迄今为止,并无任何关于攻击性行动的讨论,只是防御性的安排(There is no talk of offensive action. It is a defensive move)。”

毫无疑问,沙特、阿联酋不会对此满意。阿联酋政治学者阿卜杜哈利格·阿卜杜拉就在推特上明确表达了对特朗普的失望之情,但也毫不意外地遭到了众多留言反讽。

对了,刚刚提到布莱恩·胡克在海湾国家的巡访并没有卡塔尔这一站,为何?

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本·哈马德特意在6月21日对外公布将自次日起,应邀对巴基斯坦进行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

完美错过!不是吗?!

最新情况是,特朗普本人在6月22日再次发推宣布于周一(6月24日)对伊朗施加新制裁措施,作为伊朗击落美军无人机这一挑衅行为的回应。美国对伊朗的一再“极限施压”只是换来伊朗的“极限挑战”,但无论如何,双方也都在竭力克制,避免爆发直接军事冲突,因为双方深知目前承受不起贸然开战的代价。

在全球化带来巨变和危机这一新的时代背景下,战争只会扩散邪恶,使其变本加厉,在武力之外,另有其他道路。为什么说和平是一种需要每日付出的努力?新型战争又是怎么一回事?如何才能建立起高效的现代国家?

知之×中信书院推出好书快听专栏

《论战争与和平》

扫描下方二维码,发现“知之”微信频道,每本20分钟,带你读遍精选好书,获取最优干货知识。关注我们,更多精选文化内容为你呈现!

[责任编辑:高晓晨 PSY087]

责任编辑:高晓晨 PSY08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