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被中国“封杀”500多天后,美、加、日、韩、澳快撑不住了!


来源:凤凰网知之

近日,澳大利亚电视台节目深度调查了该国自中国实行“洋垃圾”禁令后的垃圾回收状况。报道显示,现在澳大利亚全国的垃圾开始堆积,而回收行业无能为力。(图源:梨视频)其中,维多利亚州受

近日,澳大利亚电视台节目深度调查了该国自中国实行“洋垃圾”禁令后的垃圾回收状况。报道显示,现在澳大利亚全国的垃圾开始堆积,而回收行业无能为力。

(图源:梨视频)

其中,维多利亚州受影响严重。一些抗议者纷纷走上街头,在州政府门前堆满瓶瓶罐罐,要求其严肃对待此次垃圾回收危机。

参与抗议的安妮·卡明斯(Anine Cummins)女士表示,“我们的回收系统已经崩溃了。早在一年多以前,中国已经明确表示拒绝接收我们的回收废品。我们需要一个可依赖的回收系统,但州政府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是政府的失败。”

可以看出,一纸“洋垃圾”禁令不仅与中国的环境治理相关,对全球的垃圾处理和环境保护也产生着深刻的影响。

2018年7月,在禁令实行半年之际,库叔曾结合各国情况写下《中国一声令下,自由女神像要被垃圾“埋”了!》一文。如今,一年多过去了,除了澳大利亚,其他国家现状如何?被选为“替代中国”、接收“洋垃圾”的国家又有着怎样的境遇?

我们来共同了解一下。

近十年来,我国平均每年进口固体废物规模超过5亿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固体废物进口国之一。其中,就塑料垃圾而言,自1992年有记录以来,我国在长达二十几年的时间里进口了全球72%的塑料垃圾。

正是基于如此庞大的比例和数量,中国在刚刚提出“洋垃圾”禁令时,招致许多国家的反对。

2017年,中国向WTO表示将停止接收塑料等“洋垃圾”后,以英美为首的“洋垃圾”主要出口国就曾在多个场合、通过多种方式劝告中国不要“破坏全球‘废料供应链’”。

美国曾表示,中国此举是“过度的贸易限制”,有违其WTO义务。毕竟,仅在2017年,中国就“消化”了其一半的出口垃圾。而欧盟则称此举将把全球垃圾处理的压力转向尚不具备成熟垃圾处理系统的第三国。

当然,不管欧美国家如何反对,2018年1月,中国的“洋垃圾”禁令仍在出台半年后按时生效。

1

谁受伤了

禁令之下,首当其冲的就是垃圾回收、处理公司。

我们先来看下美国。

2018年8月,《华尔街日报》就曾刊文称,美国回收公司因中国“洋垃圾”禁令面临剧变。美国废弃金属回收工业协会(ISRI)也曾表示,中国的禁令会直接冲击美国的垃圾回收行业。

(图为华尔街日报刊文截图)

具体来看,在禁令之前,美国大部分垃圾处理公司都懂得“变废为宝”。他们不仅通过回收纸板、塑料、电缆等废料,赚取处理费用,还可以将这些几乎未经加工处理的垃圾打包,卖给中国企业,可谓做一份工作,挣两份钱。

然而,禁令后,这些靠垃圾发家的公司瞬间陷入举步维艰的状态。

除了不再接受4大类共24种“洋垃圾”,中国还提高了固体废物的进口门槛,将不可回收物在可回收物中的占比降低至0.5%,这对于美国的回收公司来说,是即便升级设备、雇佣更多工人“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举例来说,一般情况下披萨盒的纸板是可以回收的,但沾了油脂的披萨盒纸板就变得不可回收。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垃圾分类确实有难度,可以想见,过去一直在做二次回收、分拣的中国所承担的困难与风险。

(图为垃圾分类线上的美国工人们 图源:央视网)

美国第二大固体废物处理公司——共和废品处理公司(Republic Services)副总裁库普兰(Richard Coupland)表示,他们公司已经在马来西亚、印度等地找到了新的买家,但美国直达那里的船只较少,这就增加了运输成本,再加上中国的相关政策导致废料市场供过于求,二手材料的全球价格大幅下跌,因此公司在海外的大部分销售都是亏钱的。

垃圾处理公司不好过,美国普通居民也跟着受罪。

首先受影响的是就业。据美国废弃金属回收工业协会统计,美国有15.5万个工作岗位都依赖于对中国的垃圾出口,这些工人平均年薪高达7.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约51万元),贡献的税收总计达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约202亿元)。公司效益降低,甚至赔钱,势必造成员工福利降低,乃至失业。

此外,对于日常生活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休斯敦废物处理公司WCA的负责人称,在美国,回收垃圾将成为一种特别服务,回收成本只能由享受这项服务的居民来承担。目前,与禁令之前相比,美国家庭的垃圾回收成本已经翻了一番,达到7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7元)一月的水平。一些公司还向客户收取额外的“污染”费,用于筛选、回收混在垃圾中的其他材料。

由于美国垃圾回收行业仍处于缓慢恢复转型中,未来的服务成本仍有继续上涨的趋势。

2

焚烧了事

除了垃圾处理公司和民众,美国各地政府也忙得焦头烂额。

拿宾夕法尼亚的费城来说,在2012年的第一季度,当地可回收物价格还是每吨67.35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53元)。而到2018年夏天,原来的合作方共和废品处理公司却开价到每吨17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44元)。

这让当地政府不堪重负,于是只得寻求其他公司的短期合作。

最终,美国最大的固体废物处理公司——废物管理公司(Waste Management)同意以每吨78美元(折合人民币约525元)的价格接受可回收物品。但该公司没有能力承担所有回收物的再加工,再加上费城可回收物的污染率达15%-20%,远高于中国规定的0.5%,所以受污染的可回收物只得通过其他方式来处理,比如焚烧。

(图为英国卫报报道,清算时刻:中国禁止进口后,美国城市焚烧可回收利用的垃圾)

现在,费城每天约有200吨回收物,被送往附近切斯特市的卡万塔焚烧炉。卡万塔焚烧炉是美国最大的焚烧炉之一,每天都会焚烧大约3510吨垃圾。而这些垃圾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来自切斯特市当地及周边,其余大部分都通过卡车和火车从纽约市和北卡罗来纳州运来。

然而,焚烧垃圾并没有真的带走污染,相反还强化了污染。

因为焚烧垃圾会释放大量污染物,如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颗粒物质,这些微小碎片一旦被人吸入体内,就会引起一系列健康问题,而塑料等垃圾燃烧后产生的二噁英更是一级致癌物。全球焚烧炉替代联盟的竞选伙伴克莱尔·阿金(Claire Arkin)就表示,“你可能认为燃烧塑料意味着‘噗,它已经消失了',但它却给那些已在遭受哮喘和癌症高发病率的社区带来非常严重的污染”。

宾夕法尼亚大学公共卫生专家玛丽莲·霍华斯(Marilyn Howarth)博士则表示,“切斯特的心脏病,中风和哮喘发病率高于正常水平,这些都是不良空气造成的”,根据州卫生统计数据,近十分之四的儿童患有哮喘,而卵巢癌的发病率比宾夕法尼亚州其他地区高64%,肺癌发病率高出24%。

(图为一辆垃圾车驶过住宅区,开往卡万塔焚烧炉 图源:卫报)

目前,切斯特市的一些人已经逃离故乡,但在这个居民70%是黑人、经济凋敝的城市,更多的是无法离开的人们。

(图为凯茜·莫尔斯「Cathy Morse」站在家中的门廊上,她也想搬离切斯特,但其母亲年事已高,无法离开 图源:卫报)

3

非法弃置

除了美国,韩国也在焚烧垃圾,不过他们是被动的。

要知道,韩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塑料生产国之一。据欧洲塑料与橡胶机械制造商协会数据,2015年韩国人均塑料消费量接近132公斤,超过了美国的93公斤和中国的58公斤。

面对这些垃圾,韩国通常有三种解决方案:回收再利用、加工为燃料,直接焚烧,以及出口到国外。

但在中国封杀“洋垃圾”的背景下,韩国的垃圾出口量锐减,其主要污染源之一——塑料垃圾的对华出口骤降90%。

出口受限,回收成本高,那焚烧处理呢?也被限制了,由于雾霾等原因,韩国焚化设施的数量从2011年的611个减少到了2018年的395个。

(图为韩国雾霾 图源:环球时报)

所以,韩国想到了第四个方案——堆积

韩国一些垃圾处理公司无力处理过量垃圾,开始拒收,造成多地垃圾泛滥。这间接催生了黑市:一些被称为“经纪人”的人,会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回收垃圾,然后违规堆放在垃圾处理厂,或干脆堆到人口稀少的地方。

据悉,“经纪人”们每吨垃圾收费130-17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881-1152元)不等,而非法倾倒垃圾这一行为只需交300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0220元)的罚款。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口较少、以传统农业为支柱产业的小城——义城郡遭了殃。

在义城郡,堆积着一座韩国最大的垃圾山,高达15米,重达17万吨。

(图为义城郡的巨大垃圾山,注意与左下角的房屋作对比 图源:CNN)

起初,垃圾山所处的地方,是个拥有处理2000吨垃圾许可证的回收公司。2017年,这块土地易主,原本的回收公司负责人金石东被继续聘用,但到2018年年底,这个地方的垃圾量超过了许可证规定的80多倍,达到17万吨。根据上述“经纪人”的谋利方式,金石东大概从中赚取了22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49亿元),并在相关部门调查之前不知所踪。

当地环境主管权贤秀表示,“垃圾大多来自我们地区以外,太多了,我们无法在地方层面解决这个问题”。

随着这个巨型垃圾山的分解,气体在地下积聚,于2018年12月起火燃烧了起来,一烧就是三个多月。

(图为当地居民拍摄的垃圾山燃烧画面 图源:CNN)

当地一位种茄子的农民表示,大火把她的温室大棚都烧成了灰烬,也挡住了植物的光线,毁了她的农产品。此外,腾空而起的烟雾和垃圾燃烧产生的有害气体,都对当地环境造成了巨大影响,政府陆续发放了防尘口罩。

据韩国环境部和其他相关部委2月21日公布的数据,韩国现有123万吨非法弃置的垃圾,重量不等地分散在全国181个非法倾倒场中。 

比如,有9个码头的垃圾重量都超过万吨,也有诸如京畿道扬州市南侧的垃圾山这种中小型的——在4月份时大约有5260吨,由废塑料和各种废纤维堆积而成。一家公司本来打算在此建设一个储存肥料的仓库,但负责人表示,“当垃圾腐烂时,有很多黄色的渗滤液流了下来,我发现需要花费1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58万元)来清理这些垃圾,就放弃了”。

可以看到,无法解决垃圾围城的问题,韩国只能选择任其堆积了。

4

限塑方案

与自暴自弃的韩国相比,隔海相望的日本在努力做出改变。

日本每年的生活垃圾处理总量超过1亿吨,工业废弃物达2亿吨,这其中包含约900万吨可回收的废塑料。中国禁令之前,废塑料的出口量在150万-160万吨之间,中国禁令后,日本的出口量减少到100万吨。2018年,无法出口的50万吨废塑料滞留在国内,成为垃圾排放企业的成本负担。

一家业务范围遍布东京圈的工业废弃物处理企业的董事表示,他们主要从企业手中收取委托费,然后接收废塑料,经过清洗、粉碎等处理环节后运往焚烧站和再生工厂。在中国禁令出台前,每吨垃圾的委托费为250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527元)左右,如今部分涨到了400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2443元)左右,还有的要价500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054元),“一年时间涨价2至3次,这种情况从没遇到过”

不过,即便价格在提高,废弃物处理公司的效益还是在持续下降,上述那位董事就认为,2019年他们企业会转为亏损。

大型焚烧设施企业东京临海再生电厂的社长影山嘉宏也表示,“垃圾受理申请增加到了往年的3倍左右”,他们已经没有设备余力,正在限制接收。

在这个背景下,日本环保部出手了,目前他们正在制定减少塑料废物的战略,到2030年将一次性塑料废物的数量减少25%,同时增加使用由植物制成的环保型生物塑料。

日本垃圾处理公司Shitara Kosan则引进了芬兰ZenRobotics的机器人垃圾分拣系统。这套系统中的机器人可以识别金属、木材、石膏、石块、混凝土、硬塑料、纸板等20余种可回收垃圾,两套系统24小时不停机,一天就可以处理2000吨垃圾,相当于48个人的工作量。

(图为机器人垃圾分拣系统 图源:微信号“像素科技”)

欧盟跟日本一样,提出了新的限塑方案,称至2030年将对全部塑料包装实行回收,不再使用咖啡杯等一次性塑料,以此抗击污染问题。该方案最终以压倒性优势通过。

2018年底,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公开表示,到2042年,英国要消除所有可避免的塑料浪费,“我们可以减少对一次性塑料的依赖,通过让制造污染的企业付费来解决包装类垃圾的问题”。

而文章开头提到的澳大利亚,其维多利亚州表示将推出规模为3700万澳元(折合人民币约1.75亿元)的回收系统计划,包括投入大量资金,以提升对10万吨可回收材料进行分类加工的质量。南澳大利亚州政府也宣布,将出资300万澳元(折合人民币约1423万元)重新启动塑料回收业务。

(图为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某个垃圾处理厂 图源:梨视频)

此外,这些垃圾出口国对于公众爱护环境、减少使用塑料制品的呼吁也一直在进行。毕竟,发达国家人口仅占全球17%,但垃圾生产量却达到34%,这也是许多社会学家将生产垃圾的数量视为衡量社会繁荣程度重要指标之一的原因。

(图为英国一音乐节后观众遗留的垃圾)

5

多国遭殃

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加大垃圾处理产业的资金扶持,还是寄希望于民众消费习惯的改变,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2018年6月20日,《科学》子刊《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针对中国的垃圾禁令,刊文预测称,从现在到2030年,包括吸管、袋子和水瓶在内的1.11亿吨垃圾将无处可去。

这些过渡期间产生的、本“应该”流向中国的垃圾要怎么处理?

答案是流向东南亚的发展中国家。

以英国为例,BBC数据显示,2017-2018年度,马来西亚进口了英国10.5万吨垃圾,比上一个年度增长了68%,成为英国的主要“垃圾处理厂”。土耳其则以8万吨排在第二位,第三为波兰,第四为印度尼西亚。

美国则逐渐增加了向越南和印度等国出口垃圾的比重。

(图为越南的一座塑料垃圾回收厂 图源:参考消息网)

据《金融时报》的贸易数据分析,2018年前6个月,印度尼西亚的塑料废品进口量增长了56%,越南翻了一倍,泰国则惊人的增长了1370%。

垃圾进来,却无法被消化,对于经济发展的帮助也是有限的,有报告显示,富裕国家向低收入国家出口的垃圾中,只有10%能被真正的回收加工。

(图源:界面新闻)

以一夜之间变身全世界最大塑料垃圾进口国的马来西亚为例。路透社报道称,马来西亚已经新开设了数十家塑料回收工厂来处理这些新进口的垃圾,但其中很多没有营业执照,且使用的是低端废物处理技术。

美国一个非营利性组织——伯克利生态中心的成员布尔克称,马来西亚工厂的工作条件较差,它们在处理完塑料以后,直接将被污染的水排放到当地小溪之中,塑料焚烧以后产生的废气,也被直接排放到了空气之中。

印度的情况也不乐观。印度每天生产出的2.6万吨塑料垃圾中有44%无法得到回收,而进口垃圾的大幅增加使情形变得更加糟糕。2018财年,印度的塑料进口量从上一财年的1.2万吨猛增到4.8万吨。

不论被焚烧处理的垃圾,还是堆积在各国土地上的垃圾,对当地居民的伤害都是显而易见的。

据《赫芬顿邮报》2018年10月的报道,在马来西亚的伊波赫,有一个近5米高的塑料垃圾山被太阳炙烤着,在高温下扭曲、软化,散发出淡淡的化学气味;在吉隆坡以南约65公里的工业小镇詹罗姆的垃圾场里,一堆来自欧美等地的塑料垃圾起火,浓密的白烟堵塞了周围的社区,一位当地居民表示,他注意到附近的蝴蝶和昆虫减少了,“天总是朦胧的”,“我一直都觉得昏昏欲睡”。

还有一些地区将过载的垃圾丢弃到大海中,给海洋生物带来致命威胁。

(图源:《国家地理》杂志)

6

主动出击

面对这些现状,马来西亚率先表态。其能源、技术、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宣称“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不应该成为发达国家的垃圾场”。她和另外两位部长一同关闭了30家非法进口塑料废品的工厂,并表示政府将采取措施永久禁止不可回收塑料,并且只允许进口高价值的回收塑料。

从2018年10月起,马来西亚政府已经暂时禁止进口大部分塑料垃圾。

(图为塑料垃圾泛滥的马来西亚 图源IC Photo|观察者网)

印度随后跟进,在今年3月1日修订了《危险废物(管理和跨界运输)规则》,全面禁止固体塑料垃圾进口。其实,早在2015年印度就曾计划全面禁止塑料废物的进口,但在2016年重新允许经济特区和出口型企业进口,没想到“洋垃圾”一下子来势汹汹。所以,印度此次规则的修订特别注明上述两种情形也不再予以豁免,新规具体执行日期为今年的9月1日。

菲律宾则表现得更“强硬”,虽然要解决的是历史遗留问题,但从中也可窥见其对待“洋垃圾”的态度。

据《马尼拉公报》报道,4月28日晚杜特尔特在达沃市发表讲话,斥责加拿大把垃圾走私到菲律宾,“光是2014年,加拿大就运来了200个集装箱的垃圾,他们把菲律宾变成了一个垃圾场,但菲律宾人不是捡破烂的!”

杜特尔特还警告加拿大,如果不回收走私到菲律宾的数吨垃圾,他会把垃圾丢到加拿大驻马卡蒂大使馆附近。他还为加拿大设定了一个5月15日的日期红线,要求该国在此日期前运回垃圾。

(图源:界面新闻)

根据环球网的最新消息,5月7日,加拿大终于表示会运走一直堆积在菲律宾港口的69个垃圾集装箱,还将自掏腰包承担清理、运输等费用。

菲律宾总统发言人帕内洛对此表示,“总统确信,我们不是垃圾收集者,因此他命令菲律宾不再接受来自任何国家的任何废物”。

中国方面,虽然禁令已出,但仍有想铤而走险的人。

对此,2018年海关总署将打击“洋垃圾”走私列为“国门利剑2018”联合专项行动的“一号工程”,开展“蓝天2018”专项行动。全年共实施了5轮高密度、集群式、全链条打击行动,立案侦办走私洋垃圾犯罪案件481起,查证各类走私废物155万吨。

具体来看,2018年10月,威海海关在对3批进口摩洛哥铅矿砂现场查验过程中,发现货物夹带大量金属碎料、塑料碎料等疑似固体废物。经取样鉴定,确认为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随后,在威海海关持续跟踪监控下,该批共计58个集装箱、1436吨的固体废物全部退运出境。

(图为海关工作人员查获固体废物 图源:中新网)

今年打击行动仍在继续,3月底,海关总署网站发布消息表示,其开展打击洋垃圾走私“蓝天2019”专项第一轮集中行动结束,12个直属海关单位集中收网,打掉涉嫌走私犯罪团伙22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15名,查证废塑料、废矿渣等各类破坏生态环境的涉案货物33.81万吨。

这些国家的行动,为那些仍局限于进口垃圾带来的蝇头小利的国家提了个醒,也进一步加深了欧美等发达国家对于垃圾处理的焦虑。

7

未来如何

事实上,中国不该成为世界的垃圾场,东南亚不该成为世界的垃圾场,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该成为其他国家的垃圾场。

“任何国家皆享有禁止来自外国的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其领土或在其领土内处置的主权权利。”这句话出自签订于1989年3月22日的《控制危险废料越境转移及其处置巴塞尔公约》的序言。

《巴塞尔公约》目前有186个缔约方,中国于1990年3月22日在该公约上签字,目前美国和海地没有加入。不过,即便未加入,也需要尊重他国追求可持续发展以及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意愿。

库叔认为,这也是对于开头提到的欧美国家质疑我国“洋垃圾”禁令的最好回应。

2019年3月28日,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司长邱启文在发布会上强调,生态环境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和地区,大幅减少固体废物进口种类和数量,力争到2020年年底前,基本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绝不会放松、放宽要求,更不会走回头路。中国不会放松对固体废物进口管制,而会继续坚定不移,一以贯之。”

当然,除了坚定抵制“洋垃圾”外,我们也要以欧美为戒,从自身做起,节约资源,减少包括塑料垃圾在内的固体废物的产生。

正如马来西亚的杨美盈部长所说,“中国的禁令告诉世界,我们必须重新全局思考塑料的使用,而且我们这一代必须解决这一难题。到2050年,全世界人口将达到100亿。你能想象到那时候塑料会累积到哪种程度吗?”

到底是什么决定了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地理位置和国家贫富差距有关系吗?自然资源分布不均会导致一个国家产生什么样的恶果?而国家的经济状况有与什么因素息息相关?

知之×中信书院推出好书快听专栏

《为什么有的国家富裕,有的国家贫穷》

扫描下方二维码,发现“知之”微信频道,每本15分钟,带你读遍精选好书,获取最优干货知识。关注我们,更多精选文化读书内容为你呈现!

[责任编辑:高晓晨 PSY087]

责任编辑:高晓晨 PSY08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