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敖:《史记》的这段历史,我根本不相信


来源:凤凰网知之

我希望我的这个节目,向大家展示的这些资料,有时候包括一瓶香水,都告诉大家,我们可以到处找资料,来维持我们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的这个方式

今日聚焦

1、我们这一生里,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

2、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句话一般人把它讲错了

一个世界有名的摄影家,叫做布列松。他死掉了,他活了96岁,当然是高寿。在他的一生里面,他用他那个老旧的,完全不能自动的德国的莱卡照相机,照遍了这个世界,有很多是他的专辑,他照过中国,也照过像印度,他照印度的时候,正好是赶上了印度甘地被刺,所以他照到了很多甘地被刺以后的镜头。

他在这个专辑里面,像他这个布列松的专辑里面有很多照片,其中有一张可能大家不注意,而被我注意到了,这张照片呢,就是这个女人,她是CoCo Chanel,这个是法国一个护士出身的,后来变成了有名的服装设计是跟女性的化妆品的这种权威,她叫CoCo Chanel,中文翻做叫做香奈儿,她的这个照片。

我所收藏的这种世界服装史里面,也有她的这个照片,很有趣的,这个老太太就是香奈儿,这个年轻貌美的模特,这老太婆穿的衣服,跟这个年轻貌美的模特穿的衣服是一样的,可是她已经老成这个样子了,老成这个样子还要跟这个年轻貌美的模特穿同样的衣服,表示了什么?表示了我李敖对女人的了解,就是女人不管多老,她对美化环境,对她自己的美容,从来没有说是心灰意懒,或者怀忧丧志,从来没有,不管多老,也要玩儿到底。

这个香奈儿最有名的就是她弄来一个香水,这叫做,我们叫做香奈儿五号的这个香水,香奈儿五号香水是全世界最有名的香水之一。当然我必须说,在最后这个香水擦在或者涂在香奈儿本人身上,都没有效果了,为什么?她太老了,一个太老的老太婆,不管她穿了时装模特的衣服,擦上她自己配出来的这个世界有名的香水,什么结果呢?走在马路上,或者你走在她身边,香水是香水,她是她,为什么?已经不能够发挥那种结合的效果了,这个情况每一个人都知道,可是香奈儿老太太不知道,她不可能知道,这就好像是女人的一个悲剧,也是女人的性格。

我扯这些事情干什么?就是告诉大家,世界上有这种人,她一辈子就是讲究吃的,讲究穿的,讲究擦的,讲究喷的,她并不谈救国救民,也不谈民生疾苦,她认为没有事情比一个女人打扮起来漂漂亮亮的,喷起来香喷喷的更重要。这里面就设计了我们的人生观,就是我们一生里面,认为什么是最重要的。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这位老太太认为使女人香喷喷,使女人穿的花枝招展,她虽然老了也陪着一起花枝招展最重要。

现在我们的世界变到了过去认为重要的事情,现在都认为不重要了。过去我们为了很多主义,为了很多信仰,为了很多理想,有很多殉道的人,现在这个世界上面,为理想,为主义,甚至为神,来殉道的人越来越少了。

过去念毛主席的词,大家都念过,江山如此多娇,因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才,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当人老的时候,孔子说这戒之在得,为什么戒之在得呢?就是觉得你老了,很多事情你要注意,不要觉得要你把它做完,可能不适合你把它做完,可是事实上年纪大的人,包括我李敖在内,都贪心,这个贪不一定是坏事,可能对很多理想的贪,希望理想在我有生之年看他成功,天堂在我有生之年看他照起来,所以这种年纪大的人会犯一个毛病,就是急功近利。这个利不是坏的利,急功近利,求功心切,会追求到一些近功,因为近功,所以手段就变得会快速,这个时候人就难免等得不耐烦。

这个时候呢,因为太快了,太急了,心情太迫切难免会做一些事情,做的节拍上面不太稳定。

现在的年轻人又遭遇到了这个问题,就是当这个国家已经安顿下来了,没有敌国,也没有外患,在这个时候,你内部在发展的时候,你要怎么样的发展起来,年轻人就面对了新的选择,就是什么是最重要的

对一个女孩子而言,革命不是最重要的,也可能有这种女孩子,她觉得打扮的漂漂亮亮,穿起来时装衣服,做了模特,擦了香水,可能是最好的一种选择。这就涉及了人生的根本的选择的问题。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很多东西我们所追求的,事实上它会失落,那个时候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我们面对的就怎么样解释这种失落。我个人跟大家讲一点点看,我这个节目的一个特色,我这个节目,我心里面常常有一个画面出现,多少年以前我在电视节目里啊,看到一个老的厨子,是个意大利人,他在教别人如何做菜,他把做菜当成一个艺术品,他穿的也不是厨子的衣服,穿个西装,吊个背带,打个领结,袖子卷起来,一个老先生白发苍苍,然后在那种又像餐厅,又像客厅,又像厨房里面,在讲如何做菜,他自己用胖胖的手也在切菜,也在配佐料,告诉你怎么炒,一边说一边唠叨,一边示范,有说错了再更正,都没有关系。我就这个样子,就是我知道多少,我就讲多少,我不知道就不知道了。

我常常改解,改型解释孔子那句话,就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句话一般人把它讲错了,我认为两千年来都被讲错了,没有讲出来孔夫子真的意思,什么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用我的话来翻译,就是世界的学问涉及的知识这么多,我能够知道的,我就知道,我不能够知道的我就不知道,这种方式才是求取知识的应该有的态度。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我能够知道的我就知道,我不能的我就不要知道,如此而,这就是求知的态度,并不是强不知以为知,而是说我可以不知道它,可是这里面有个大的学问,就是你在高高在上,知道这些知识是在那一个角落,知道哪个角落的知识你可以把它放弃,你可以不去学它,可是我知道那为什么我不需要学它,好比说数学里面,有个拓扑学,我李敖就不懂,好了,我承认我不懂,我也不要学它。不知为不知,我该学的东西很多,按我的生命有限,吾生也有涯,我可以生也有鸭,我都可以,我都不去追求。我不知道了,算了。

包括我讲话有时候有衔接不好的,或者有一点点颠三倒四的,这种话都跟我的年龄很符合,跟我的这种游戏人生的态度也很符合啊,所以我觉得我就是可以这样讲,像这个摄影家布列松,他死以前,他已经不照相了,不做摄影工作了,他干什么呢?去做画家,虽然呢做画家他没有成功,他没有成功,我个人用这种方法来跟大家做节目,我希望大家了解,我是一个炉边谈话式的,是一个厨房炒菜式的节目跟大家来谈。

我觉得这样子呢,大家可以听我讲话听到更多有趣的一些知识,最主要的就是我真正的把我知道的这些花样讲给大家听。

我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做《要把金针度与人》,这本书是写很多中国古典研究的这本书,为什么呢?因为在中国古典说法里面,是鸳鸯绣取凭君看啊,我在绣要把金针度与人出鸳鸯来,绣好了以后呢,随便你怎么看,可是下面一句是不把金针度与人,这个怎么绣出来的,这个招,这个章法,这个技巧,这个窍门,我不告诉你。我正好相反,是鸳鸯绣取凭君看,要把金针度与人,告诉各位怎么样可以学到这些招。我的意思这学就是要学,怎么样学着它很重要的一点。

譬如说我举个例子给大家看。好比说《史记》里面讲句话,讲白起啊,他后来四十万人投降了怎么样呢?然后尽坑杀之,全部给他们给活埋了。同样的我们可以看到,说是赵国的这个兵,几十万人都投降了,然后都把他们活埋了。

你们要念《史记》这一段,我李敖也念,我不相信,为什么我不相信?因为技术上做不到,当时的以古代的这种运输能力啊,注意啊不是作战能力,运输能力无法把四十万的军队,把他们在战场上面集合在一起,而完成运输的工作做不到。现在你想想看四十万人多少人?四十万人的那个补给,要给多少水,多少粮食,那个食物的保存方法,也跟现在不一样,现在可以做那种战备粮,或者那种军中的口粮,行军的口粮,当时也没有这种技术,所以四十万人派出去打仗,怎么可能呢?又说把四十万人都活埋,技术上做不到啊,所以这种历史我不相信。

可是为什么有这样子说法呢?你看同一篇《史记》里面,它前面说四十万人,后面说数十万人,证明了什么?证明当时的数字观念不明确,所以抓起来就随便用,所以我们才以为它是死了这么多人,事实上呢是不可能的。这就是我给大家所显示的,所显摆的,就是要把金针度与人,告诉大家怎么样念书才是最好的念法。

所以人家有人说是我儿戏学问,就是我有学问,可是拿学问来耍,为什么要耍呢?因为本身就是一个故事,这是清朝有名的学者,俞正燮那个故事,他活到60岁的时候,他所讲的话都是游戏人间的话,大家碰到他以后,他也随便,哪里都可以去,可是问他什么话呢,他也东西南北都可以去,可是你问他什么事情呢,他说不知道,到了晚上喝酒以后,原原本本没有一个字,讲不出来源的,就表示说他的学问是用儿戏的方法来表达出来的。

我希望我的这个节目,向大家展示的这些资料,有时候包括一瓶香水,都告诉大家,我们可以到处找资料,来维持我们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的这个方式,我今天就现身说法给大家看一看,看一看这种在知识上面的一个老厨子,怎么样的炒菜给大家看。

下期预告

——迟到正义不是正义

知之×李敖重磅推出《李敖有话说》节目

扫描下方二维码,更多《李敖有话说》精彩内容,尽在“知之”微信平台

[责任编辑:高晓晨 PSY087]

责任编辑:高晓晨 PSY08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