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李敖:我比余光中的中文,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来源:凤凰网知之

很可惜,这么好的诗,这么好的诗境,被余光中给搞得乱七八糟,他的中文真是太坏了。

今日聚焦

1、我写出文章来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是不甘心的

2、用优雅的文字来表达我们的感觉,才能表示我们人生的丰富。

我欣赏很多来去自如的人,就是他做一件事情,他会飘然而来,做完了以后他会飘然而去。最有这个特色的人就是中国古代的张良。

张良当时需要给他自己的国家报仇,因为他的韩国被秦国给灭了,他报仇就是要找到能够帮助他报仇的人,他就找到了刘邦,就是后来的汉高帝,汉高祖。

等到天下成功以后,秦国被推翻以后他就飘然而去,所以张良的风度是最了不起的。

美国有一个教授,他也是诗人,他也是哲学家,叫做桑塔耶拿。他在50岁的时候忽然得到了一笔遗产,那个时候他正在哈佛大学教书,在课堂里面,他忽然看到窗外面一个鸟在叫,甚至是对着叫。他就讲了一句话,他说, I have date with spring,我与春天有约会。我把它翻成我与阳春有约。

怎么样?粉笔放下来,走了,不再教书了。当然他运气很好,他得到一笔遗产。从50岁离开了大学教授的职位,到了89岁死掉,这39年快快乐乐过他自己的生活,飘然而去,这个人就是桑塔耶拿。

他的诗集里面有首诗,一首诗,这首诗呢就是英文名字叫做给W.P这首诗。

这首诗的第二段在这里,我们看看所谓的诗人,余光中的翻译。他的第一句话说是,With you a part of me hath passed away,就是我自己的一部分跟着你走掉了。

什么意思?情人死掉了,情人死了,他也觉得自己一部分死掉了,所以我们看余光中的翻译,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已随你而消亡,因为在我心里,那人物的林中,一棵树飘零于冬日的寒风,再不能披上它嫩绿的春装,教堂、炉边、郊路和港湾,都丧失些许往日的温情,另一个,如果我愿意也无从追寻,在一日之内我白发加长,但是我仍然记忆里珍藏,你仁慈的天性,你轻松的童心,和你那可爱的,可敬的亲祥,这一些曾属于我便充实了我的生命,我不能分辨哪一份较巨,是我保留住你的,还是你带走我的。

注意啊,押不出韵来,因为余光中没有押韵的本领。最后一段话,你看嘛,他说,I scarce know which part may greater be,哪一部分多,哪一部分多呢?What I keep of you,or you from me,是我能够保留住你的,还是你带走我的。情人死了,是我能保住你?我生者保留住死者的呢?还是死者保留住生者的?哪一部分保留的多?我搞不清楚。所以余光中翻译成,我不能分辨哪一份较巨,是我保留住你的,还是你带走我的。

你不觉得他这个翻译很别扭吗?余光中的中文你不觉得很别扭吗?这个诗为什么不能把它押韵表达出来呢?为什么不能用好好的中文把它翻译出来呢?余光中做不到,什么人做得到?李敖做得到

大家看看我的翻译,大家看看。你看我的翻译。

东风扫叶时节,一树箫条如

绿装已卸,卸在我心

我生命的一部分,已消亡,随着

教堂、炉边、郊路和港湾,情味都今非昔比。

虽有余情,也难追寻。一日之间,我不知老了几

你天性的善良、慈爱和轻快,曾属于我,跟我一起,我不知道哪一部分多,是你带走的我,还是我留下的

大家看我怎么押韵,看到没有,洗字,里、你、比、许、起、你,全部押韵的。

我们再看一遍,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已随你而消亡,我怎么翻这段话?把这个反过来翻,东风扫叶时节,一树箫条如洗。绿装已卸,卸在我心里,余光中翻成了一棵树飘零于冬日的寒风,再不能披上它嫩绿的春装,这什么话嘛,这什么中文嘛,你看我翻的,绿装已卸,卸在我心里,我生命的一部分已消亡,随着你。余光中怎么翻?我生命的一部分已随你而消亡,好像吊在那里,这句话没翻完一样。然后再看我翻的,教堂、炉边、郊路和港湾,情味都今非昔比,虽有余情,也难追寻,一日之间,我不知老了几许。余光中翻成在一日之内我白发加长,这什么话。我们再看我翻的,你天性的善良、慈爱和轻快,曾属于我,跟我一起,我不知道哪一部分多,是你带走了我,还是我留下的你。再看余光中翻译的,这些曾属于我,便充实了我的生命,我不能分辨哪一份较巨,是我保留住你的,还是你带走我的。

你不觉得中文的好坏,翻译的好坏一比就知道,而余光中这个诗,根本押不出韵来,你看,亡、中、风、装、港、情、寻、长,这押不出韵来,这个长字勉强跟装字押了一点点。然后藏、心、祥,祥字跟藏字可以押,可是到后来最后重要三句,押不出来韵来了,我的生命的命、巨、的,这三个字押不出来韵来了,整个诗就不对劲了。

所以我必须说,中文好坏一看便知,我把这两首翻译的诗和一首原文,做了评鉴,把他的诗全部打了红叉叉,把我的诗全部画上红圈圈。大家看出来这好和坏。

你李敖在干什么?为什么这样子咬文嚼字?唐朝的诗人杜甫,有一句诗他说,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我这个做人很别扭,我性情看很别扭,为什么呢?我最喜欢寻找好的句子,为好的句子我着迷,为好的句子我挖空心思,要找好的句子。为什么呢?我写出文章来语不惊人死不休,我是不甘心的。为什么?喜欢找好的句子

唐朝有一个诗人很穷,穷到去做了和尚,有一次他骑着驴,忽然想到两句诗他写的,就是鸟宿池边树,鸟睡觉了,在池边的树上面睡觉了。僧敲月下门,和尚在月亮底下敲那个庙的门,要回来,门被锁住了,他就在驴上面就做这个势,又做这个姿势,又做这个姿势,又做这个姿势,干什么呢?这个姿势是推的姿势,推这个门好不好?还是咚咚咚敲这个门好,他犹豫不决,所以呢就老做这个姿势,他骑着那披驴身上。

当时京兆尹就是市长,首都的市长韩愈,唐宋八大家的韩愈,就看到了,那边怎么来个神经病啊,怎么这个样子又这个样子,这个样子又这个样子,神经病啊?一问什么事儿啊?这贾岛就说,说我写了两句诗,就是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是敲月下门好呢?还是推月下门好?僧推月下门好?还是僧敲月下门好?

今天我们大家知道,推敲,推敲就是这个典故,是敲好呢?还是推好。这韩愈就想了一下说,敲字好。从此这个词汇就定下来了,就是敲字比推字好。

现在我李敖在这里跟大家说,敲字不好推字好,你凭什么说推字好?我告诉大家,推字作为字面而言,它没有敲字这个字响,敲字比较响亮,可是意境比敲字好。为什么?和尚要早睡早起啊,和尚你夜里在外面不做好事啊,你回到庙上来之后,庙门后面都锁起来了,你还敢敲门吗?你要爬墙爬过去,偷偷地溜进去,你还敢咚咚咚咚敲这个庙门吗?不敢,所以在这个月亮底下,你推这个门的感觉,比敲这个门的感觉,这个意境好,推字比敲字好。换句话说呢,中文的这个真正的定义,真正的深层的意思,真正的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被我李敖发现出来了。我比韩愈好,当然我也比贾岛好。

有人说,你这么推敲干什么呢?这表示我们人活着干什么呢?活着,人活着不是动物,尤其涉及语文的部分,要非常的精确,非常的细腻,非常的典雅,非常的美观,非常的巧合,这才是表示我们有头脑,表示人生的丰富,表示人生的多彩多姿啊,如果你这都不会,你怎么能够享受到人生呢?你怎么知道这些语言的这些奥妙呢?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另外一个情况,有英国的诗人约翰顿,约翰顿他写这个诗,这个诗我在节目里面讲过,不多说,可是大家看看余光中怎么翻译的,这个诗里面最后一段,是说人是大陆的一部分,看余光中怎么翻译,余光中翻成没有人是一个岛,自给自足,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部分,整体的一片断,如果一块土地被冲走,正如冲走了你朋友的田庄,或者自己的田庄,不论谁死了,我都受损。因为我和人类息息相关。

请问,这叫什么翻译呢?请大家看看我李敖的翻译,没有人能自全,没有人是孤岛,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要为本土应卯,那便是一块土地,那便是一方海角,那便是一座庄园,不论是你的还是朋友的,一旦海水冲走,欧洲就要变小,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减少,作为人类的一员,我与生灵共老,丧钟在为谁敲,我本茫然不晓,不为幽明永隔,它正为你哀悼。

这是诗,这是翻译的,大家看我韵脚押的没有,岛、卯、角、小、少、老、晓、悼,韵一路押下去,再回头看余光中的翻译,这叫什么翻译呢?没有人是一个岛自给自足,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部分,整体的一片断,如果一片土地被冲走,正如冲走了你朋友的田庄或者自己田庄,不论谁死了,我都受损,因为我和人类息息相关。

请问这是翻译吗?余光中只能用散文来表达,他诗都不敢用它翻的,他那个用诗的形式都不敢用了,可是我李敖可以用诗的形式,把它表达出来,大家再看一遍,没有人能自全,没有是孤岛,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要为本土应卯,那便是一块土地,那便是一方海角,那便是一座庄园,不论是你的,还是朋友的,一旦海水冲走,欧洲就要变小,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减少,作为人类的一员,我与生灵共老,丧钟在为谁敲,我本茫然不晓,不为幽明永隔,它正为你哀悼。

大家看过海明威写的那本书,叫《战地钟声》,就是最后就用这个诗,FOR WHOM THE BELL TOLLS,为了谁在敲呢?我们看到约翰顿这个诗,他最后告诉我们,他说为谁在敲呢?tolls for thee,为你在敲。所以我的翻译就是,丧钟在为谁敲,我本茫然不晓,不为幽明永隔,它正为你哀悼。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就是海明威的书里面前面这一段就引了约翰顿的这个诗,最后就是for whom the bell tolls,It tolls for thee,它正为你哀悼,我们才知道是什么样的哀悼,才是真的。

我举这个故事告诉大家,这里面涉及人类的一个心理状态,我们看到的很清楚,就是到底情人死了,是你的一部分跟她死了?还是多少部分跟她死了?按照中国的情诗标准,是大家两个人最后合成泥团一样揉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是一种快乐时代的情诗,可是当情诗不快乐的时候,我们会发生另外一个现象。

大家晓不晓得,在我的家乡黑龙江发生了一件事情,两个小两口,黑龙江的大庆晚报登出来,一个叫做东北男子叫做志诚的,跟他的太太小兰,两个人结婚以后十分恩爱,后来小兰得了肺病死掉了,然后志诚的这个人忽然在家里面就开始折腾,后来再查出来怎么回事,他把他太太骨灰挖出来,磨成粉每天在吃,把他整个太太的尸体,化成骨灰的尸体,整个吃到肚子里面去,然后自杀。标题是痴情汉吞妻骨灰后自尽,不堪相思苦,融为一体,永不分离。这个消息看起来有点毛骨悚然,爱情爱到这样子,两个人关系这样子纠缠不清,你不觉得好奇怪吗?

当然这也是一种,大家知道唐朝唐太宗的时候,大将就是这个徐世绩,后来就是李绩,当时他的好朋友单雄信被抓到了,他跟唐太宗说,我官不要做了,我愿意用我的官啊来换这个命,换我朋友的这条命。结果不行不让他换,还是要杀他朋友,杀单雄信。平洛阳的时候,我们看《唐书》所说的,得到单雄信,单雄信是他老朋友,他上表来表示说,单雄信很了不起,并且跟唐太宗跟唐高祖说,如果免他一死,单雄信不要杀他的话呢,必有一报,他一定会报答你们,并且呢我希望我的官不做了,来赎我朋友的这条命。不同意,不得同意,他大哭一场,干嘛呢?割股肉,把大腿肉割下一块来给单雄信吃,这样一句话,生死永诀,此肉同归于土,你是我的老朋友,你是我的好朋友,你是我的知己,可是你是我的敌人,你要被杀掉了,我不能跟你去死,我大腿肉割下一块来喂你,让你吃下去,这块肉跟你一起死掉,这就是生死永诀,此肉同归于土。

看到没有,这种气魄就是隋唐的这种好汉,就是我觉得我一部分跟你死掉了,就刚才我所引的,桑塔耶拿的诗,我心里面一部分死了,当我情人死了的时候,THE PART OF ME,我一部分跟你死掉。我讲得这个诗的意境,这么好的诗这么好的意境,被余光中这样乱搞,搞到后来诗也不像诗,意境也不见。我们必须说,桑塔耶拿的这个诗,充满了好的意境,就是情人死了之后呢,我觉得我跟你一起死了,可是我分不清哪一部分多,是我保留了你多呢,还是你带走了我多,是生者保留了死者的多呢,还是死者带走了生者的多。

那照李绩,就是徐世绩的标准,就是你死者带走我生者的一块肉,我的一块肉跟你死了。照着我的这位东北老乡黑龙江志诚这种表示,那不得了了,太太死了以后,整个太太化成骨灰磨成粉都被他吃下去了,全部死者都属于生者的一部分,当然这种行动这么样的激烈,听起来好像还有点煞风景,太激烈了,太不诗意了。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从桑塔耶拿的诗句里面,可以看到那种境界。然后从《唐书》里面,李绩,就徐世绩的这个故事里面,看到这种为朋友而死掉自己一部分的这一种气魄。很可惜,这么好的诗,这么好的诗境,被余光中给搞得乱七八糟,他的中文真是太坏了。

下期预告

——知识老厨现身说法

知之×李敖重磅推出《李敖有话说》节目

扫描下方二维码,更多《李敖有话说》精彩内容,尽在“知之”微信平台

[责任编辑:高晓晨 PSY087]

责任编辑:高晓晨 PSY087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0 (Ubuntu)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